闲思乱想

哲学思想,历史探索,神话故事
头像
边 草
初入江湖
初入江湖
帖子: 58
注册时间: 2021年 2月 15日 00:23
为圈友点赞: 17 次
被赞次数: 57 次

Re: 闲思乱想

帖子 边 草 »

四十二,有必要吗?

在国内时我没用过烤箱,而这里不管是学生宿舍还是公寓私宅,厨房里烤箱则是少不了的,可我对它的兴趣一直不大,很少使用。微波炉过去更是连名字我都没听说过,不过一下子就非常依赖它,比如热个剩菜剩饭的十分方便。后来听说用微波炉来“清蒸”整鱼,试过之后觉得那效果奇好。

想象中制作烤箱并不难,而微波炉原理稍微复杂一点,它的发明也纯粹是意外。不管怎样,科技进步为人们的生活带了方便是事实。过去我曾经想过为什么不喜欢使用烤箱这个问题。大概主要还是它能源利用率太低。你想嘛,那么大的烤箱,要在里面维持350-400的高温,烤个火鸡要几个钟头,多浪费啊!假如有一个大号的微波炉,我敢说同样的火鸡,大概只要半个钟头就熟了呢。

之所以想到烤箱和微波炉,是因为今天中午我在公司外沿着停车场转圈走路时身边一辆车子突然自己打火发动着了。在停顿了有半秒钟后我想到了有人在“遥控”发动车子。而后我继续朝前走,一边走一边想着这“远程启动”的事情。

汽油割草机是靠拉绳来打火启动的,小型拖拉机是用摇柄,两轮摩托车是用脚踩,而早期的飞机也是人用手来转动螺旋桨发动的。随着引擎功率增大,电池启动也就成为必需。最早汽车发动机的曲轴是纵向安装,所以在引擎前段有一个开口,这样如果电瓶或者启动机出了问题,驾驶员可以用一个曲柄来发动车子。现在引擎横置,发动车子只能靠电瓶了。而大型农业机械如“康拜因”因为启动扭矩太大,加上气温因素,所以电池的力量也不够了,而要靠一个小型汽油机的动力转动曲轴从而启动油机。家用汽车普及后很长一段时间车子是用钥匙来接通启动机的,后来慢慢改成按钮,近来慢慢引进遥控启动的技术了。我刚才网上查了一下,遥控启动车子的最大的优点是可以提前把车内的温度提高(或者降低),这样驾驶员坐进车子里的那一刻不会感到太冷或者太热而不舒服。哦,是这样啊!可是我问自己,有这个必要吗?

我们知道欧美发达国家相对舒适的生活环境和条件是靠消耗能源而堆砌出来的。美国一亿个的家庭,平均每家有三辆车子,一辆车子一年平均开一万英里,平均油耗一加仑/20英里。大多数情况下一个人出行开一辆车子,这样一个人一年要烧掉500加仑汽油。多年来因为城市的规模,工作、生活的习性使然我们不得不自己开车。但是,因为想要争取最大可能的舒适性而想出了这个远距离遥控启动车子——这个聪明但却是浪费的办法,我觉得这后面已经不是需要而不是追求娇奢了问题是,我们人体(对环境温度)真的到了不能自我调节的地步了吗?答案应该是否定的。

二十多年曾经看到过一个统计,说美国使用了全球百分之八十的“氟利昂”。按理说空调普及率如此之高,美国人应该满足了。可是这些年来,人是越来越聪明,也越来越会享受。制造商们也就推出了“两级暖通空调”(two stage HVAC)装置,据说它可以让室内温度保持在设定的“恒温”状态。这种机器的性能是提高了,同时安装和使用的费用也提高了。人是更加“舒服”了,可是能源的消耗也就同时会增加。我觉得完全没有必要。我会感谢科技发明,我也正在考虑更换家里老旧的空调设备,可我不会使用两级空调这新的东西(发明)。

一个社会由简到繁是从低级走向高级。不过,从繁复回到简单是更高层次上的从低级走向高级。所以,我个人不需要在奢侈和享受层面上再朝前走了。

3-24-2022
头像
边 草
初入江湖
初入江湖
帖子: 58
注册时间: 2021年 2月 15日 00:23
为圈友点赞: 17 次
被赞次数: 57 次

Re: 闲思乱想

帖子 边 草 »

四十三,坐北朝南

在我上班的某个路口有一个独立建筑,估计是一个有三到五十名左右员工的小型公司。它位于路口的西北角,背后是一片树丛,这就让其显得有几分静僻。因为我是从一条小一点的路接近那个路口,所以常常要大路上的绿灯换成红灯后才能穿越过去,这就让我有机会对那个漂亮的建筑多留看了几眼。在2020年疫情爆发前它就挂牌寻租(或求售),可很长时间没有找到接手。后来终于有施工队在那里拆楼,我很替它惋惜。也不解为什么看上去还很新的建筑就要被推倒?

最近公司规定除非提出申请,否则员工应该回公司去上班,这就让我又因为红灯停那个路口可以观察周围情况,发现那里已经造了一个新的建筑。上个星期脚手架被拆掉后,从远处看其外形同原先那个小楼完全不同,最为明显的是它朝南正门外墙完全被连续/大块浅蓝色玻璃窗所取代,我一下子觉得这拆旧造新还是很有意义的。

我们都知道,同样是处于北半球,亚洲国家的文化比较注意房子的朝向。这除了同“风水”有关之外,另外一个原因是为了采光和取暖,而后者在美国恰恰不是建筑设计的必要条件。我想之所以如此,主要还是因为节省能源的概念从来没有根植于美国人心目中的缘故。

美国由于城市开发时基本是依照自然环境和形态而不是人为划定的棋格模式,所以居民区、尤其位于是郊区或者半郊区地带没有可能做到以朝南来设计房子。另外还由于美国住房相对比较宽敞,一般都分有几个不同功能的房间,所以即使大门朝南,其他房间也无法兼顾。以我们现在的住房为例,门前的路是南北走向,我们在路东,所以大门就只能朝西了。大门朝西确实是无一利而有多“害”。在这种情况,如果采光、取暖是建筑师认真考虑的因素,那么他们就会考虑怎样充分利用室内朝南面积来抵消朝西的不利因素了。问题就出自这里。我们的车库、洗衣房和厨房占据了房子朝南的位置,可是那面墙上一共只有两个小窗。我理解车库、洗衣房不需要窗,而厨房的墙面要安装橱柜,这样就不能开窗了。可是,如果把整个设计图纸翻一个面、弄成一个mirror image怎么样?就是把位于南边的房间换到北面去,或者根据朝向专门设计房子的floor plan怎么样?如果那时是我,我一定会坚持要设计师考虑怎样充分利用冬阳的因素的。:-)

巧了,十年前我们一个近邻把他们的平房推倒,请建筑师专门设计造了一个楼房。他们把房子的地脚弄成L型,再让L的长边不同马路平行,这样“L”的凹角就正对着东南方向,使得室内采光效果提高了很多,(但是仍然没有达到我的标准和理想境界。)可是,这L形状的房子(同传统意义上长方形做比较)已经让外观看上去有点别扭,此所谓有得有失也。

如果说房子的朝向有它的局限性,那么窗子结构本身呢?美国老式房子的窗子一般是用double hung结构,这种结构的窗子只能上下移动,不能左右打开,这就限制了通风的效果。可是美国人通常是空调关了后就开暖气的,所以一般不开窗通风。那么究竟是先有这种不注意节省能源的文化而使得厂家生产不能完全打开的窗子、还是因为先有“双挂式”再让室内无法自然通风而必须全年使用空调?对此我没有答案。不过,我知道有家叫“安德森”的门窗公司,他们主打品牌是可以向外推开的叫casements window,但是价格要高很多,所以普及程度比较低。

也许房子的大门朝哪个方向并不是最需要考虑到问题。真正需要解决的还是怎样充分利用自然光线,多开窗通风,尽量利用冬天南墙边可爱的阳光。

4-3-2022
头像
BobMaster
锋芒初露
锋芒初露
帖子: 637
注册时间: 2020年 12月 7日 08:05
来自: 神秘的东方
我的状态: 🎯
为圈友点赞: 112 次
被赞次数: 45 次
联系:

Re: 闲思乱想

帖子 BobMaster »

我有个小疑问,房子在建造的时候,不是可以自己决定窗户的方位以及数量嘛~
而厨房的墙面要安装橱柜,这样就不能开窗了
如果不是复式楼,单层的话,可不可以往天花板开个窗 brightness_5
做个纯粹的人
头像
边 草
初入江湖
初入江湖
帖子: 58
注册时间: 2021年 2月 15日 00:23
为圈友点赞: 17 次
被赞次数: 57 次

Re: 闲思乱想

帖子 边 草 »

房子在建造的时候,不是可以自己决定窗户的方位以及数量嘛~
除非是自己买地请人设计造房子。但是一般的人都是买已经建好、现成的房子。所以自己无法决定。

如果不是复式楼,单层的话,可不可以往天花板开个窗
屋顶开天窗是可能的,但是比较麻烦。要请建筑师/工程师设计后经市、镇政府审批通过,过程和费用都不简单。施工过程家里会比较脏,一般人搬好家后都不愿意做这样大的改建。
头像
边 草
初入江湖
初入江湖
帖子: 58
注册时间: 2021年 2月 15日 00:23
为圈友点赞: 17 次
被赞次数: 57 次

Re: 闲思乱想

帖子 边 草 »

四十四,几个冰箱?

曾经听一个同事说过她家里用四个冰箱。当时我就问,四个冰箱都放在哪里?“厨房、地下室和主卧室,”同事说。那还有一个呢?我接着问。她说她老公喜欢捣鼓车子,所以车库里还有一个,专门放饮料的。天呐,车库到厨房能有多远,走几步路去拿一下饮料都不行?我心里想。前几天听另外一个同事说他们家有两个冰箱,地下室的那个主要是放存货。同事的孩子都已经独立出去了,家里就两个老人。两口之家用两个冰箱,大概在美国中产家庭里这种情况比较普遍。我们买房子时,屋主按规定把室内所有的东西就清空了,唯独车库那个冰箱没有处理掉。卖方代理对我们说,你们留下吧,以后用得着的。这些年车库里的冰箱我们从来没有用过,因为一个已经够了。

这半年里国内从西安、吉林、深圳一直到上海因为疫情而封城。封城会给民众的工作、生活带来不便,封的时间长了还会对个人的心理、生理产生压力。这几天网上网下传的最多的是断粮、断菜的消息。居民不能出小区,超市亦全部关门,好在网购已经流行了,大家就守着“叮咚、盒马、美团”靠运气抢菜。有人守了一个大早就抢到几棵大白菜,有人一天都没有抢到一根胡萝卜。团购的情况也越来越糟,质量差,价格贵,一个苹果合10元人民币。有人发牢骚说,这跟抢劫有什么两样?另外有人抱怨因为现在蔬菜吃得少,口腔出现了溃疡,等等。

从硬件上来说,国内居民公寓的厨房面积一般都不大,放两个冰箱的可能性很小,一遇到如今封城这种特殊情况大家都没有办法。但是从“软件”上来看,我以为国内民众的生活习惯有空间可以改良一下。

比如城市居民一般每天都要买菜,绝大多数家庭一日三餐都是从生品开始准备,好像速冻半成品还没有走进普通老百姓的饭桌上。而我这里基本上是一个星期买一次菜,两年前疫情最厉害时半个月买一次也能对付过去,当然菜色是绝对够不上国内那样“新鲜欲滴”的标准。我周末烧一次菜几乎都要吃两到三天的,也没有听说过隔夜菜会滋生硝酸盐而致癌的事情。

国内民众不存菜、不储备干货同住房条件有关。但是同日本人相比,这个问题亦反应出华人的意识缺陷。日本那边在民间一直有一个“日常储备应急食品和防灾用品” 的自助运动。据说每个家庭人手都有一个“紧急避难物品专用包” ,里面有短期避难紧要的生活用品和应急食品。更绝的是,在日本还流行一种叫「滚动式库存法」。就是为了避免“避难包”里的食物过期,所以民众要定时更新库存食品。这样,及时补充库存的理念扎根在了日本人心里,这种思维在如今的新冠疫情中同样非常适用。

当然,今天国内封城的时间已经超出全社会能够承受的极限,但是,如果能够从这次意外中吸取一些教训,开始调整某些生活习惯也不啻于因祸得福了呢。

4-10-2022
头像
BobMaster
锋芒初露
锋芒初露
帖子: 637
注册时间: 2020年 12月 7日 08:05
来自: 神秘的东方
我的状态: 🎯
为圈友点赞: 112 次
被赞次数: 45 次
联系:

Re: 闲思乱想

帖子 BobMaster »

除了意识方面,国内很多人其实不习惯吃速冻冷藏等食品。就拿我所在的家庭来说,我的父母基本不会碰这些食物,像方便面基本都很少吃。有一次我堂姐拿了一袋烤肠上来,我们打牌的同时用烤箱来烤这些食品,我问我爸吃不吃,结果他说不吃,这些东西很不卫生,我一脸尴尬,其实我也不怎么吃这类食品的,奈何亲戚拿来了,叫你烤然后你又不吃,总归心里有些说不过去的感觉。

其实一个冰箱足以,但该备着的食材还是得提前买好,面条也可以买一些,毕竟随便放个鸡蛋西红柿就可以解决一餐了。

买菜的话,网购基本不用想着省钱之类的了,主要的还是以填饱肚子为主,尽量撑过困难的时期。我相信国内遇到了这么些事之后,大家或多或少会有意识的储备一些食品在冰箱中,以备不时之需。
做个纯粹的人
头像
边 草
初入江湖
初入江湖
帖子: 58
注册时间: 2021年 2月 15日 00:23
为圈友点赞: 17 次
被赞次数: 57 次

Re: 闲思乱想

帖子 边 草 »

速冻食品如此,大概罐头食品也不普及。主要还是新鲜食材比较多的缘故。
头像
BobMaster
锋芒初露
锋芒初露
帖子: 637
注册时间: 2020年 12月 7日 08:05
来自: 神秘的东方
我的状态: 🎯
为圈友点赞: 112 次
被赞次数: 45 次
联系:

Re: 闲思乱想

帖子 BobMaster »

边 草 写了: 2022年 4月 15日 03:58 速冻食品如此,大概罐头食品也不普及。主要还是新鲜食材比较多的缘故。
我感觉关键还是他们对这类食品是否添加过多防腐剂,使用的肉质是否卫生等持有怀疑态度,太多的负面报道,我的家长辈因此不太信任这类食品。然后就是这么多年一直都是买新鲜食材的,罐头可能几年都不会碰一次。
做个纯粹的人
头像
边 草
初入江湖
初入江湖
帖子: 58
注册时间: 2021年 2月 15日 00:23
为圈友点赞: 17 次
被赞次数: 57 次

Re: 闲思乱想

帖子 边 草 »

四十五,花粉过敏

扳手指头算一下,开始花粉过敏有十多年了。市场上各种抗过敏药也都吃了一遍,都没有效果。针也打过一次,也不管用。有人说这个药要提前吃,好吧,一个月前周围依然枯黄一片时就开始吃药了。为了不忘每天定时吃,我还每次从大瓶里拿出7粒药放到一个小瓶里,另外还画了一个表格,吃一粒,做一个记号。到今天正好是四个星期,而今年本地花粉过敏如预报的那样从星期二(4/12)进入高峰,而我的症状也从昨天开始就全部显现出来了。提前吃药这个办法看起来也不灵,我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有人说上帝是机械工程师,所以能够把人体骨骼设计得这么优雅。也有人说他是化学工程师,所以能够把人体内的荷尔蒙、淋巴腺的生成、比例搭配得那么精致。而花粉过敏大概也可以归于化学反应范畴。专家说,过敏反应是由于花粉内含有丰富的蛋白质,其中某些蛋白质成分是产生过敏的致敏原,而“过敏”则是人体对花粉中蛋白质的“变态”反应。这么一说,他这么一个化学工程师就不够格了。人体吸入一点花粉(蛋白质)有什么可怕,为什么一定要让人打喷嚏、流鼻涕,眼睛红肿、奇痒?

根据这些年身边熟悉人的过敏反应情况,似乎没有什么规律可言。有人年纪轻轻刚来时就有反应,有人一直到了五、六十岁后才起反应,而有的人则从来没有如此反应。有人反应了一阵后症状就消失了,有人几十年下来每年这个时候都要被折腾一番。我这些年反应越来越厉害,什么时候回国探亲要找个庙去烧点香,恭个菩萨什么的了。Lol

书上说花粉过敏有两个原因:一是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在饮食中摄入了大量的鸡蛋、肉制品等高蛋白、高热量饮食,结果导致体内产生抗体的能力亢进,因而遇到花粉等抗原时,就更容易发生变态反应。另一方面是因为大气污染、水质污染及食品添加剂的大量应用,导致人体接触更多的抗原物质,促使人类发生变态反应性疾病。好像有点道理。去国之前几乎就没听说过花粉过敏的人和事情。那时大家蛋白质摄入的都少,环境及个人卫生情况都远不如现在这么干净,这是否倒应了那句老话:“不干不净,活得没病”?

就我个人而言,这花粉过敏同富贵无关,完全是劳碌所致。经过一个冬季,每年春天四下碧绿、温度适宜,房前屋后,养草种豆忙得忙不过来,我怎么可能紧闭门窗,在家打坐?所以,如果后者是唯一能够预防过敏的举措,那么我就只能在室外多吸入一些蛋白质,让鼻涕、喷嚏一起来算了!

4-17-2022
头像
BobMaster
锋芒初露
锋芒初露
帖子: 637
注册时间: 2020年 12月 7日 08:05
来自: 神秘的东方
我的状态: 🎯
为圈友点赞: 112 次
被赞次数: 45 次
联系:

Re: 闲思乱想

帖子 BobMaster »

不干不净 抗原不见得会少吧?所以为啥没出现过敏反应呢?

其实我有过,小时候皮肤不太好,碰一些“脏”东西,就会过敏,手脚起了一片因过敏导致的红色区域,瘙痒难忍。

人对某种东西是否会起过敏反应,我认为会随年龄而变化。我有个朋友,在中学时因为酒精过敏,在喝了藿香正气水后说荤话脑袋不清醒被我们打120送去了医院。而现在将近8年过去了,已经可以饮酒了。

有的人乳糖不耐受,可能是暂时的也可能是永久的。说不定环境的变化导致人体稳态在重新修正后会对某类物质产生新的应激响应。
做个纯粹的人
头像
边 草
初入江湖
初入江湖
帖子: 58
注册时间: 2021年 2月 15日 00:23
为圈友点赞: 17 次
被赞次数: 57 次

Re: 闲思乱想

帖子 边 草 »

四十六,将错就错

以我看,刷漆在居家维护装修中其技术含量是比较低的一件事情,因为刷得不好可以重新来一遍的。所以经验不足、动手能力比较弱的人也都想试试看。我自认是一个百分之百DIYer,可是当我准备给自家室外平台(deck)刷漆时却遇到很多问题而难以下手。首先,选择stain or paint?其次油基还是水基?再次,新木板同旧木板在清洁和准备工作上有哪些不同?还有,气温、雨水因素、还有刷子的材料,等等。

上个星期我准备了六个问题、大问题中还包含了一些小问题,到本镇“主”街(main street)上的一家漆店里去咨询、请教。最后我告诉店员,我准备用oil base, semi-transparent stain,不过我今天不买,还想做一些市场调查比较,也许过几天会来买的。接下来我又到了附近几家建材店(Home-Depot等)去,同我估计的一样,大店卖漆柜台的店员没有专业店的有经验。所以昨天一早(星期六)我又到了那家漆店,还是那个售货员,我说我上个星期天来过,你给我介绍的刷漆知识很有用,我比较下来还是到你们店来买。

她只是看着我而没有接我的话。完了我说我一共需要五罐,今天先买一罐半透明的stain,你给我调成cedar(雪松)的颜色,如果效果不错,我再回来。她这才说,好,我给你配一罐雪松色的stain。

到家后动手前我想看一下漆罐上面的使用说明要点,这时才注意到漆罐外面waterborne formular几个字。我想我是要买油性的,怎么她给我这水性的呢?再一想,我刚才自己根本没有提“oil base”,所以,by default,现在百分之八十的美国人使用水性漆,如果不是明言,就意味着是买水漆。买了漆,调了颜色是不能退货的。我没有说,她没有问,责任应该对半。但是我觉得我不能因此要求店方承担损失。但是,我为什么忘了提“油基”两个字?因为从我的方面来说,她好像还应该记得我说过要油基的。可是,她一个店员,每天接待几十个顾客,她可能早就忘记对谁说过什么话了。算了,将错就错,人算不如天算,水基就水基吧。

那么两者究竟有什么区别呢?油性的渗透力比水强,所以耐用性好。不足的地方是刷漆过程中需要使用一种溶剂(mineral spirit)来清洁手和工具。用过的溶剂不能随便倒,它还有一个回收、处理的问题。

5-1-2022
头像
边 草
初入江湖
初入江湖
帖子: 58
注册时间: 2021年 2月 15日 00:23
为圈友点赞: 17 次
被赞次数: 57 次

Re: 闲思乱想

帖子 边 草 »

四十七 双标

最近在简体中文世界里常常看到“双标”这个词,主要原因是大陆方面对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有自己的立场和看法。在中国很多人认为(主要原因是当局认为如此):为什么美国想打哪个国家就打哪个国家,像科索沃,阿富汗、伊拉克,而俄罗斯进攻乌克兰,西方世界马上就要联合起来制裁?这不是“双标”又是什么?双标是“双重标准”的缩略用法,它是指对于同一性质事情,依据自身利益和好恶,作出截然相反的判断和对策。

进一步查询后我发现目前在“简中”世界里,双标这个词主要是用来批评美国的。行文至此我其实已经看到中国自己的“双标”问题了:中国政府允许中国人批评美国,却不让中国人“批评”(哪里是批评?根本就是不让任何他们不愿意面对的真相。)中国政府。不过,美国是一个民主国家,全世界任何地方的人都可以批评她。在简体中文世界我很难批评中国,但身在美国,耳闻目睹,身边双标的事情确实很多,不妨借题发挥一下。

2020年三月份,针对新冠病毒肆虐,加州宣布实施封锁令。电车泰斯勒老板马斯克禀告当地法院要求解封恢复工厂生产。他还说政府下达封锁令完全是一种法西斯的手段。巧的是,两年后,中国上海也封城了,泰斯勒浦东工厂被关闭了二十天,马斯克没有向中国方面抱怨一个字。这次中国不计成本实行“清零政策”让全世界的资本清醒过来,很多跨国企业都在重新研究再华投资对策,反而是这个批评美国最厉害的马斯克,内传他已经在上海着手建造第二个生产基地了。

这次百年一遇的病毒也让我领教了美国人对人身自由诠释的荒谬。过去我非常崇敬美国文化中的个人主义成分,我以为个人主义是一个人进取和创造力的动力及来源。可是病毒当头,美国人强调他们个人的自由却成了一个社会联合起来对付病毒的消极力量。因为在个人自由的旗号下,任何对个人行为的约束都成了反动的,甚至是“法西斯”的了。这种没有边缘、不带节制的个人主义显然是造成美国新冠病毒死亡达到一百万人口的一个重要因素。如果一个人把坚持个人主义的原则推广到他们社会生活的各方面去,这虽然极端,却不属于双标。可恰恰是这样一些十分信奉个人主义的人,这五十年里他们却一直在要求政府,通过法律程序来推翻妇女有权利选择堕胎的自由。你可以要求政府不来要求你带口罩,不让政府强行接种疫苗,何以你却能够心安理得支持推翻法律让堕胎成为非法行为。这除了双标之外还能有什么其他的解释?

双标是贬义的,心理学上把双标人格归类到认知偏误(cognitive bias)和确认偏误(confirmation bias)范畴。既然是偏误,那么肯定属于带有某种缺陷。维基说“确认偏差是一种以确认或支持一个人先前的信念或价值观的方式搜索、解释、偏爱和回忆信息的倾向。”

在最近被泄露的最高法院法官拟定的裁定书里,大法官阿里多写道,《宪法》里根本没有提到妇女堕胎的问题,所以五十年最高法院对“罗诉维得”案的判决是一种越权。是吗?一直以来,我理解的西方法律精髓是:法律没有禁止的就是可以合法的,而东方封建社会里是倒过来的,即法律没有规定的是不允许的。两者的差别在于,在推崇民主自由的国度,民众对个人的作为和不作为有很大的选择范围。而封建专制国家立法精神着眼于最大程度地限制民众的自由。如果真的像阿里多大法官所秉持的理念那样,即宪法没有提到的就不应该被接受,那么美国宪法里并没有规定妇女有投票权,那么最高法院何不考虑不让妇女投票呢?两百年前美国还没有汽车,更不要说像古歌,推特、面书这些大公司了,那么我们今天是保障它们还是去限定它们?

5-6-2022
头像
边 草
初入江湖
初入江湖
帖子: 58
注册时间: 2021年 2月 15日 00:23
为圈友点赞: 17 次
被赞次数: 57 次

Re: 闲思乱想

帖子 边 草 »

四十八,再说“双标”

在思考怎么写“双标”文时我就先问自己:我对人对事是否也常常使用“双重标准”?虽然我一下子想不出来具体事例,不过可以肯定,我也会是一个“双标分子”。 :)

中国过去曾经有一个批评他人的说法:“对人马列主义、对己自由主义”。通俗地讲就是对别人高标准,对自己低要求。这个说法之所以能够流行是因为它具有一定的普遍性。想想也有道理,因为人本质上是自私的,人的这种本性就会带来把方便留给自己,困难推给别人的倾向。所以,对任何人来说,“双标”不是有没有的问题,而是多少的问题。

双标可以是主动的,即一个人对他人和对自己实行不同的标准,双标也可以是被动的,即同样一个物体或者事件,被不同的人看成是完全不同的东西。西谚里说一个人的破烂可以是另外一个人的财宝,(one man's trash is another man's treasure)就是这个意思,比如堕胎的问题。

自然堕胎是生物进化过程中自我保护机制的结果,这争议不大,而人为堕胎则是人的社会性完善过程中的某种客观需要,因为妇女怀孕的原因和结果会有很多不合人意的地方。那么为什么我们能够接受前者而拒绝后者?难道(道德)完美的世界就应该要求妇女一旦怀孕就必须把孩子统统生下来而不顾其他后果?所以,在我看来,人工堕胎现象在西方社会已经“被双标”了。有意思的是,据说这同一个人的宗教信仰有关。

我曾经想过世间到底有没有“神“,人是上帝造的吗这些问题。结果我是既无法肯定这些也无法否定它们。因为宇宙太大,人类太渺小,我们所知实在是太有限。这样一来,你要我相信上帝和要我不相信上帝会是同样的困难。处在这“有神论”和“无神论”之间的地位,我觉得我们对社会进步发展都应该持开放的态度。信教的不应该以宗教名义来推广上帝的旨意,而俗人也不要去怀疑、攻击教徒的信仰,大家井水不犯河水最好。就堕胎的问题,我认为我们不应该大张旗鼓地提倡堕胎,但也不应该从立法角度上去禁止堕胎,因为禁止的后果肯定会是非常严酷的。所以,堕胎的决定权应该由每个家庭、个人自己权利。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同意我的看法,不过我知道至少现在美国最高法院里有五个大法官同我的看法相左。

美国联邦法官经总统提名,参议院批准后终身任职,从理论上,一个人一旦坐上法官的交椅后就可以免于人间社会的干扰而可以独立行事。可现实是要让法官“独立行事“实在也是很难的。美国总统和国会都是基于党派立场产生的,既然总统和国会具有强烈的政治色彩,那么经过他们的运作,法官自然就分成保守和自由两个阵营。客观地说,美国各级法官在绝大多数案例判决中的立场是公正的,但涉及到意识形态的问题时,这种”公正性“就可能会被打上引号的。因为某个判决的公正性可能只是针对这个社会的多数人,而不可能是所有的人。可是新的问题又来了。从权力分配的角度上,”多数人专政“是今天人类社会所能达到的最好的结果,可这种多数人的专政一旦涉入妇女怀孕堕胎这一层面,其荒谬性也是显而易见的,至少我是这么看的。

事实上,美式民主也并没有在让多数人实行“专政”。今天美国最高法院占大多数席位的保守派法官并不是由赢得大多数选票而上台的总统提名的,也不是代表大多数人口的联邦参议员批准的。这就带来了其他有关公正性的问题。但这不在“双标“话题之内。

据“WHO“的统计,全世界每年有七千三百万例堕胎,百分之六十一的妇女意外怀孕后采取堕胎措施,而妇女整体堕胎率是百分之二十九。(这些数字都高的让我惊愕。)这样,人工堕胎已经成为人类社会的客观需要,它同自然堕胎据有同样重要的意义。法官不应该对它实行双重标准。

5-14-2022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