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思乱想

哲学思想,历史探索,神话故事
回复
头像
BobMaster
锋芒初露
锋芒初露
帖子: 775
注册时间: 2020年 12月 7日 08:05
来自: 神秘的东方
我的状态: 🎯
为圈友点赞: 172 次
被赞次数: 62 次
联系:

Re: 闲思乱想

帖子 BobMaster »

很多人会说学习啥时候都不晚,道理是这样。
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发现自己很难静下心来去学习一门新的手艺了。
人生如音乐,欢乐且自由
头像
边 草
初入江湖
初入江湖
帖子: 89
注册时间: 2021年 2月 15日 00:23
为圈友点赞: 24 次
被赞次数: 85 次

Re: 闲思乱想

帖子 边 草 »

小勋别担心,如果是职业需要,那么到什么年龄都还会有动力去学新的东西。
头像
边 草
初入江湖
初入江湖
帖子: 89
注册时间: 2021年 2月 15日 00:23
为圈友点赞: 24 次
被赞次数: 85 次

Re: 闲思乱想

帖子 边 草 »

六十九,令尊令堂

除“法令”、“命令”之外,“令”在先秦时期还有赞美、美好的意思,因此被广泛用作对他人亲属的敬称,比如令尊、令堂,还有令郎、令爱等。那么“令袒”是谁?

这几天,“造诣”两字在我脑中不断徘徊,我越想越觉得复杂。你看,一个意大利宇航员在太空感叹“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地球上不少老中说她的中文“造诣”很高。但要是换成一个华人,即使能够背诵《兰亭集序》全文恐怕也不会有多少人在意,更不会有人认为他有“造诣”。

我网上查了一下,“造诣” 是指一个人在学识、学问达到很高的水平。可这“很高水平”是一个模糊概念,它没有一个客观的量化标准,所以很难拿来就用。再有,同样是外国人,一个宇航员知道中国东晋(公元317-420)的王羲之(303-361)显然要比一个汉学家更有“造诣”,因为汉学家以汉学为业,衡量他的中文水平的标准当然要高一些。
我是在中文环境里长大的,同外国人相比,从小到大我有更多的机会知道中国历史。像王羲之,我不仅知道他是“书圣”,而且还在课本里读到他习字后洗笔、把门前池塘里的水洗黑了的故事。那个池塘有多深多大?洗笔把水洗黑那要洗多少次?小时候我也用毛笔练过“永”字,据说这是王羲之在梦中得仙人指教后流传后世。有道理啊,永字八画,却包括了书法的主要笔划。“永”的笔划结构写好了,再写其他的字就有基础了。我还知道“入木三分”的成语也同他有关,可是这些统统加起来也不能说我在中文方面有“造诣”。

反过来,学、用英语我是半路出家,目前勉强能够对付日常生活及保住饭碗,说得不好,写更不行。不过,假如我在业余还能把中国的古诗文翻译成英语,或者,假如有人觉得我的词汇量很大,称我是英语的“活字典”,那么我也就可以算是在英语方面有一些造诣了。所以,一个人“造诣”与否完全是相对的。

在西方世界,受过一定程度教育的外国人大概知道中国古代的孔子,现代的达赖喇嘛,或者再加上蒋介石和毛泽东,如今还有习近平。知道王羲之的真可谓是凤毛麟角了。可汉学家以研究汉学为业,这个群体的外国人对中国的了解就应该多一些。其实汉学家也应该分两类,一类是远距离纸上的汉学家,一种是像那个宇航员在中国生活了三十年的朋友。

一个在中国生活了三十年的汉学家知道王羲之其人其事恐怕不会让我感到意外,但如果他还知道“东床快婿”的典故,还知道“令袒”的出处那我就肯定会刮目相看了。

据史书记载,东晋当朝太傅郗鉴派人到丞相王导家为其女儿物色对象。王家的男孩个个都做了准备到场接受挑选,唯独侄儿王羲之袒胸露怀地躺在东厢房里睡觉。手下人回去如实禀报,郗太傅当即决定把女儿嫁给那个年轻人。日后王羲之以书法闻名天下,而令袒或东床就成了对女婿的尊称。(写到这里我不由咧嘴大笑起来。)

10-21-2022
头像
BobMaster
锋芒初露
锋芒初露
帖子: 775
注册时间: 2020年 12月 7日 08:05
来自: 神秘的东方
我的状态: 🎯
为圈友点赞: 172 次
被赞次数: 62 次
联系:

Re: 闲思乱想

帖子 BobMaster »

前提是自己热爱着自己目前从事的行业~
边 草 写了: 2022年 10月 22日 11:01 小勋别担心,如果是职业需要,那么到什么年龄都还会有动力去学新的东西。
人生如音乐,欢乐且自由
头像
边 草
初入江湖
初入江湖
帖子: 89
注册时间: 2021年 2月 15日 00:23
为圈友点赞: 24 次
被赞次数: 85 次

Re: 闲思乱想

帖子 边 草 »

七十,鸟为食忙

今年春天因为外墙和平台刷漆需要在墙边搭梯子、来回走动,所以我推迟了菜地下种的时间。相应地,收获时间也晚了。一直到8月17日才收了三个西红柿,不过它们都很大。一称,2 lbs. / 13 oz。一个星期后又收了四个,再称,2磅4盎司。我觉得这个(记账)办法不错,就坚持了下来。下星期本地夜间开始出现霜冻,所以今天我就把还没有熟的青番茄全部收了,再称,刚好61磅。加上前几个月的,今年一共收了194磅6盎司的番茄。

自己种的番茄同超市买的完全不一样,有一种特别的香味和甜味,所以这几个月我每天把它们当水果、当零食吃,乐此不疲。享受这种美味时,我想,我们真的不应该拒绝(种菜)这种大自然的恩赐。不过我知道种菜这事不是每个人都能做的。

开始我是在南墙根开挖了很窄的一条,去掉草皮、草根和泥里的碎石后,拌上买来的“营养土”。后来每年春天都扩大一点,相同的事情再做一遍。可这些都是力气活。初夏移苗后每天要浇水,气温升高后还要除虫,定期施肥等等。不知道有多少人愿意在太阳底下干农活?

除了这些一直都要做的外,今年我还多了一件事情,就是怎样防鸟来吃——过去从来没有遇到鸟来把熟的番茄啄烂的事情。

这鸟们也厉害,夏秋天我每天早晚都会到菜地里看看,看到番茄红了,再仔细看,发现它们已经被鸟啃过了。更奇怪的是,那些稍微有点红的一旦被鸟啄了之后马上就成熟变红,如果我没有及时发现,那么隔天它们就烂了。

其实,如果鸟们只是吃番茄倒也算了,(因为我种得多。)可是现在它们开始又吃起柿子来了。
今年夏天柿子树遭遇了掉花果的事情后,终于还有近40个留在树上,秋后柿子越来越黄、越来越大。当树叶都掉完之后,那些柿子就像灯笼一样、很有点赏心悦目的效果。既然一下子吃不完,我就留它们在树上作景观。可是现在每天都有被鸟啄掉一半的烂柿子在树上挂着,看着就心疼。

我不会鸟语。否则我会对它们说:如今全球经历通货膨胀,东西死贵,我们人自己种点什么、吃点什么也不容易,你们能不能就不要来同我们争食了,行吗?lol.

11-12-2022
头像
边 草
初入江湖
初入江湖
帖子: 89
注册时间: 2021年 2月 15日 00:23
为圈友点赞: 24 次
被赞次数: 85 次

Re: 闲思乱想

帖子 边 草 »

七十一,向往未来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美国人写的《大趋势:改变我们生活的十个新方向》一书在国内翻译出版,随后“未来学”不胫而走,风靡开来。是的,人类通过考古学一直在试图了解我们的祖先。那为什么不能建立探讨“未来”的一门学科呢?不过,我一直觉得研究未来更难,因为我对未来社会缺乏足够的想象力。

最近,有关天空探测器“露西号”的一条“花边新闻”让我一直放不下来。根据NASA的设计,十二年后 “露西号” 将成为一颗绕太阳运转的“行星”在木星和地球的轨道之间飞行数十万年。这样,当她某次飞临地球时,地球人的后代就有可能扑捉、回收她。因此,科学家特意让露西号携带了一些足以让后人了解今世的文字和图片。不同于过去的发射的飞行器带着“人迹”在天空漫无目标地找寻外星人,露西这次的实物是给地球人看的。当想象在今后数十万年里未来的地球人能够通过实物直视今天时,我一下子惊悚起来了。

从开始记事以来,我已经觉得社会朝前走了很大一截了。小时候看到过一本带有插图的《中国神话故事》,记得里面有古人对“顺风耳朵“、”千里眼”的描述和向往。再大一点,我曾经为贺知章“少小离家老大还”而感到可怜:一个人在外半个世纪怎么可能同亲人毫无联系?比较下来,我多少有点自豪,因为成年后离家我已经可以写信了。然而我却(愚笨到)没有想过随身应该有个电话。据说,1919年英国漫画家哈塞尔登(Haselden)是第一个把便携式手机的概念形象化的人。

再早一点(1903年),美国莱特兄弟硬是用木头搭了一架“飞机”——尽管它飞了70分钟,离地才45米,可是它已经有现代飞机所需要的基本功能了。可是人类社会的各个方面均以指数形式朝前发展,这过去的一百年里,虽然科技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但如果以这个速度,今后的一百年肯定要超过过去的一百年。那么一万年后又会怎样?这才是我不敢想象的原因。我曾经可怜过古人,我想后人一定也会可怜我。就像如今我已经陶醉在身边的便利时,后人肯定会讥笑我的愚昧和短视。

那么,就让我用贫穷的想象力对未来作一番期许吧!我想,今天我们面对的各种难题都将不复存在。比如干旱让庄稼颗粒无收到漫天大雪让城市瘫痪;比如对癌症束手无策到老之将至时不能自理的难堪;比如为了生存必须朝九晚五为膏粱奔走到为了情感而寻寻觅觅甚至调整自我,等等等等。哦,还有,今天我们对传统能源(煤、油)的依赖肯定会被后人耻笑。那时,怎样利用太阳能都是小菜一碟了,氢、氧、铀(核裂变)的能量多到像今天我们拧自来水龙头一样方便。还有,社会不再崇尚权力,竞选已成公民的义务,党争彻底消失,......。

唉,一想到活到未来一切是那么的精彩我就会感到遗憾。我现在的愿望是——就像卡尔·萨根(Carl Sagan)说的那样:“当我死去时我会重生,我的某些想法、感觉和记忆会继续。”(I would live to believe that when I die I will live again, that some thinking, feeling, remembering part of me will continue.)

11-18-2022
ejsoon
初入江湖
初入江湖
帖子: 92
注册时间: 2022年 11月 18日 17:36
为圈友点赞: 16 次
被赞次数: 13 次
联系:

Re: 闲思乱想

帖子 ejsoon »

是準備寫成一本書嗎?
https://ejsoon.win/
天蒼人頡:發掘好玩事物
头像
边 草
初入江湖
初入江湖
帖子: 89
注册时间: 2021年 2月 15日 00:23
为圈友点赞: 24 次
被赞次数: 85 次

Re: 闲思乱想

帖子 边 草 »

ejsoon 写了: 2022年 11月 19日 10:02 是準備寫成一本書嗎?
多谢。
没有啊?我就是脑子闲不下来,开车路上随便乱想的呢。 :lol:
你到悦书轩去看看大概就知道由头了。
头像
边 草
初入江湖
初入江湖
帖子: 89
注册时间: 2021年 2月 15日 00:23
为圈友点赞: 24 次
被赞次数: 85 次

Re: 闲思乱想

帖子 边 草 »

七十二,哲思与诡辩

我被神话“魔戒”以及发生在2400年前的那场对话震撼了。老实说,我无法回答溪山 (你如果有裘格斯戒指,會做什麼?)“讀哲學書必然遇到的”那个问题。顺着线上的链接我看了不少视频,这几天一直在想这个问题,甚至在节日烤鸭、削肉、包饼时也没有停止思考和讨论。lol.

古希腊哲人们通过让一个人拥有那个具有隐身功能的魔力之环来构建一个“思想实验”,以检验两种类型人——(正义和不正义)的美德,而问题的根源来自于:有没有一种东西其内在本质是好的,或者某种(好的)东西仅仅是因为它带着某种后果而好。

先贤的结论是人世间正义(just)、道德(morality)都是不存在的。因为人一旦拥有了这枚戒指,一旦可以不受(正义的)后果所约束,基于共同的人性,没有人能够再继续保持他正义的“伪装”,他/她将选择抛弃之前已经接受的为维持社会“正义”的契约。这结论非常残酷,它几乎立即摧毁了我一直以来所信奉的公正或者道义的准则。也是我无法设身处地去想象、回答那个问题的原因,比如交税。

我想,如果国税局对一个家庭年终是否主动报税不查、不究、不罚,那么还有人报税吗?几个月前通过了一个联邦法,其中包括给国税局拨款800亿、其中包括用来雇佣87000名员工的开支。据估计,这样一年可以多收1万亿(1 trillion)的国税。你看,即使有法,只是因为查账人手不足就带来天文数字般的漏洞,那么如果一个国家没有税法,就可能真的不会有人交税了呢。这样,一个社会就不再有守法的好公民了。当然,事情往往还有另外一面。

假如我同意柏拉图们的那种实验结论,那么它也给了我某种释然。既然没有纯粹的道德追求、而只有个人眼前的利益,那么我对民主社会里对权力的竞争和分配的期待也就不应该那么高,因为任何关于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的竞选议题其实都只是为了掩盖对拥有权力的欲望和利益,那么使用什么手段就都是正常的了。现在,再用同样的眼光去看那种自上而下分配权力的(专制)制度,一下子它也好像变得不那么让人讨厌了呢。

也就在与柏拉图同一时代,东方中国也出现了一些思想家如孔子,孟子,老子等。同时也出现了一种叫做“诡辩术”的思维方式,比如“白马非马”。而在古希腊,诡辩同苏格拉底几乎同生。其代表人物是普罗泰戈拉(Protagoras),他提出的“在田径比赛中,有人被标枪意外击中死亡,他的死亡归咎于标枪呢,投标枪的人,还是举办运动会的当局为此负责呢”问题到今天都还没有一个统一的意见。

其实提出问题,或者从不同的角度去提问题本身也是进行某种哲学思考的方式。看起来哲学同社会前进(主要是指科技发展)没有直接的相关,但从根本上,哲学思辨指引着人类前进的终极方向。

11-26-2022
头像
边 草
初入江湖
初入江湖
帖子: 89
注册时间: 2021年 2月 15日 00:23
为圈友点赞: 24 次
被赞次数: 85 次

Re: 闲思乱想

帖子 边 草 »

七十三,猿啼轻舟

从甲骨文中得到印证,在中国史前文化中就有了“猿”字,所以它在古诗文中出现的机率很高,最著名的当属“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李白)和“风急天高猿鸣哀,渚清沙白鸟飞回”(杜甫)两句。另外还有像柳宗元的“溪路千里曲,哀猿何处鸣”、杜牧的“月白烟青水暗流,孤猿衔恨叫中秋”等。从另外一面来看,啼猿总是同凄凉、悲哀情景有关,比如李珣的“啼猿何必近孤舟,行客自多愁”。

李珣(855-930),“五代十国”时期的(前)蜀国人。自唐亡(907)到宋兴(960)的五十多年间,北方中原大地上共有“梁唐晋汉周”五个国号。而在南方,则出现了大大小小十个政权。由于那些年号在历史上都已经被用过了,所以后代史学家给它们要么加上“后”、“前”,或者“南”、“北”来区别。比如公元907年梁王朱晃接受唐哀帝的禅让开始的是“后梁”,而宋太祖赵匡胤原本是“后周”的大将,因发动“陈桥兵变”而建立了宋朝。南唐(937-975)是当时长江下游地区的一个文人政权,其最后一个君王李煜被宋太祖俘虏赐死。

文化上,“五代十国”是从唐诗进化到宋词的过渡时期。那时的西蜀国出了个韦庄,而南唐则有冯延巳。当然最有成就的还是后主李璟、李煜父子。由于那时豪放之风未始,人们大都以人生、情感话题入词,谈论的是花间月下问题,所以就有了“花间派”。同时代的李珣也在其列。

李珣不算是有影响的词人。文革后上海古籍出版社龙榆生编撰的《唐宋词格律》收入了他的《巫山一段云》,而我就是通过那本小册子才知道他。那首词的开头“古庙、行宫”两句给了我很强的画面感,但我对“啼猿何必近孤舟”特别感兴趣。从字面上,他那“何必”是反诘李白的“两岸猿声啼不住”,实际他是在借题发挥。

我们知道猿临水而居,猿啼是相互之间传递信息或者是其自身的一种生理行为,同人的思想感情、同河里走的是轻舟还是孤舟没有任何内在的关系。李白们之所以归纳出“猿啼舟”的现象,那是因为人们只有在行船时才有可能接近栖息在水边的猴猿,从而听见它们的叫声。李白只是抓住了一个表面现象,他并没有证明猿啼和轻舟的因果关系。倒是李珣故意把诗仙的意思“扭曲”了一下,并且还煞有介事地反问猿为什么非要靠近孤舟而啼的问题,这就让《巫山一段云》脱颖而出,成了后世传颂的佳品。同样的情况像宋人(石曼卿)的“月如无恨月长圆”那样。石老兄别出心裁地把月亮的阴晴圆缺同人世间的爱和恨联系在一起,而那种显而易见的诙谐和调侃被苏东坡严肃地纠正了一下(“不应有恨”)。诗/词写到这种境地,那实在是趣味横生了。

那年我们买了房子后,感觉真的是家徒四壁,所以就想要往墙上挂些东西。当我在信里向父亲要“墨宝”时,他积极的反应就像如今女儿要我帮她翻译李珣词这样强烈。因为我和父亲彼此都是在为培养祖国的花朵而尽力。字写了几幀后父亲问我要不要画?要的话他可以同他的墨友搭档。这样我就把李珣的词告诉了他。后来他寄来一张半开大小的国画,画中走白的地方他用小楷抄写了《巫山一段云》。收到画后我请本地一个台湾师傅裱了画、再做了一个镜框挂了出来。如此一来不仅墙上不再那么空荡荡了,而且还让我这个屋主显得有点文化起来。 :)

12-2-2022
回复

在线用户

正浏览此版面之用户: 没有注册用户 和 0 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