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思乱想

哲学思想,历史探索,神话故事
回复
头像
边 草
初入江湖
初入江湖
帖子: 185
注册时间: 2021年 2月 15日 00:23
为圈友点赞: 69 次
被赞次数: 184 次

七十五,这“马大拿”怎么啦?

帖子 边 草 »

七十五,这“马大拿”怎么啦?

自收购社交媒体推特以来,世界首富依隆·马斯克(Elon Musk)每天都在制作新闻。前几天他发推说要起诉(prosecute)福奇医生(Dr. Anthony Fauci)则让我有点愤愤不平。自新冠病毒在全球大流行后,作为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主任,总统首席医疗顾问福奇医生在推动制定封城(lockdown)、强制性戴口罩及接种疫苗等政策方面的努力功不可没,怎么现在居然成了有罪之人。另外,据CDC统计,美国接受疫苗后死亡数占总人数的0.0027%,而且其中上千例的死亡同注射疫苗根本没有关系,怎么当今社会医药和科学都成了罪证了呢?

马大拿出生在南非,今年51岁。18岁时他通过母亲的身份移民加拿大,两年后转学到美国滨州大学,94年取得了BA和BS两个学位后即到硅谷发展。在随后7 年里,他参与的几个初创公司分别被大公司购买,他也获得了近两亿美金的收入,其中一半被用来成立太空探索技术公司(2002年,SpaceX),他自任总裁及首席工程师。2004年他投资六百五十万给泰斯勒(Tesla)成为董事会成员,2008年开始接任总裁。2016年他成立了Neuralink,次年又成立了The Boring Company。我敢说,这其中任何一项对任何人来说都是巨大的成功,可是大拿本人却不满足,两个月前花了440亿购买了推特(Twitter)。

我是真的不希望他腾出精力去经营社交媒体的——哪怕赔10亿罚金中止购买合约也值,因为觉得他在人类朝天空发展的过程中会创造出辉煌的业绩。果然,这段时间以来失望的不只是我一个人。因为一个人的精力是定数;天才也有不懂的事情,何况知名企业家行事一般都比较低调,他们不愿让公众了解其行事作风。同样,资本大佬个人的政治倾向更是应该模糊——因为在党派政治的民主社会,如果人们讨厌某个老板,进而会拒绝接受企业名下的产品。所以有专家估计,如果马某人继续在推特独行其是,那么接下来的两年里平均每个月会有两千万的用户 “退群”。问题是,他为什么要砸这么大的本钱买下推特,而且还有把它打碎、砸烂的劲头?

2018年夏天,12名泰国青少年被山洪困在溶洞里,马大拿主动赶造潜水器送到现场。由于设计有误,潜水器没有派到用处。英国一名探洞爱好者批评马斯克根本没有去了解溶洞的情况,他的救援仅仅是一种公关作秀。马斯克随即在推特平台上用南非的俚语“pedo guy”(令人毛骨悚然的老男人)回敬了对方,还诬陷对方同未成年人结婚,性侵儿童而被告上法院。这发生在他如日中天之前,不过其为人之瑕疵已现一斑。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一直不甘心乌克兰的独立。几年前肢解了克罗地亚半岛之后,普京今年2月份又出兵基辅,使得上百万乌克兰人遭受战难。10月份,马大拿一厢情愿地推出他的“和平计划”,建议乌克兰放弃被俄罗斯占领地区的主权以换取停火。他的这种傲慢不啻于侮辱全世界人同心戮力抗俄的良知。他还提出台湾应该成为中国大陆的一个特别行政区。而这用今日西方社会的标准来衡量,实在是于史、于情、于理背道而驰。一般认为,要么他不懂,要么是他已经将其个人利益赤裸裸地放在世界地缘政治之上所致。

2020年他一面竭力反对加州政府对控制病毒流行的各项举措,一面强令特斯拉工人回厂上班,同时却支持、褒扬上海全面封城的清零政策。他散布有关该病毒的错误信息,声称 美国对COVID-19 死亡统计数据被夸大了,还预测到2020年4 月底新冠病例将归零,等等。

两个月前,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的丈夫被歹徒破窗入室击伤头颅,马斯克立即转发右翼阴谋论的推文,暗示82岁的老人因在家招男妓而惹祸上身。所有这些都是通过他的推特账号传播出去的。在收购前,马斯克推特账号拥有粉丝一亿,如今他的从众又增加了两千万,这有点像回到封建社会强人时代。某人登高振臂,四下从者云集,就大概自然地让这位大拿有了可以呼风唤雨的幻觉,而这又强化了他内心的自我意识。正因为在科技领域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以致让他有了想进一步改造人类思维意识到企图,而推特这个独立社交媒体正好可以让他一试身手。

我既没有推特账号,也从来没有在它主页伸过头。因为一些新闻网站比如“雅虎”喜欢把在推特发生的有争议的新闻搬过来,所以我也就足不出户地知道了名流逸士们在那里的推文。推特的荣辱兴衰同我余生肯定不会有任何关系,不过如今我看依隆·马斯克时已经戴上了有色镜头,他的所有成就我都会另眼相看了。福奇医生说他不会回复马斯克对他的攻击:“老实说,如果一个人陷入到那种环境,嗯,化粪池里,它无论如何都不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有价值的结果。“对此评价我完全赞同。

12-18-2022
迷路,迷路,边草无穷日暮
头像
BobMaster
锋芒初露
锋芒初露
帖子: 1204
注册时间: 2020年 12月 7日 08:05
来自: 神秘的东方
我的状态: 🎯
为圈友点赞: 347 次
被赞次数: 186 次
联系:

Re: 闲思乱想

帖子 BobMaster »

推特被他收购后变成了私人公司,各种封号操作层出不穷,很多人转向了去中心化的联邦式平台 mastodon 长毛象🦣。而且现在基本上天天都能听到他的消息,属实是热搜第一人了。对马斯克,我了解不多,不过从边君的文里,我大概知道为何人们如此愤怒了。
BobMaster 的这篇帖子被以下圈友点了赞:
边 草
人生如音乐,欢乐且自由
头像
边 草
初入江湖
初入江湖
帖子: 185
注册时间: 2021年 2月 15日 00:23
为圈友点赞: 69 次
被赞次数: 184 次

七十六,美中不足

帖子 边 草 »

七十六,美中不足

世界杯足球赛踢了一个月,我只是上星期天看了冠亚军决赛。那场比赛前面70分钟阿根廷完全控制了局面,连续进了两球。而法国队在球赛快结束时也进了两球。加时赛又各进一球。进入点球决胜阶段,法国人踢了两个臭球而输掉了比赛。阿根廷队得冠我觉得他们名至实归。从感情上,这两队谁输谁赢对我来说都一样。但可以想象,如果哪一天美国或中国足球跻身其中,那么我看球时的心情肯定会不一样。从某种意义上, 如今“美中不足” 也是好事,因为我不必为球场上的输赢而纠结了。

美中不足本是一个成语,意指圆满之中尚有瑕疵。现在被国人用来以美国垫底调侃自己国家的足球队踢不好足球,这不乏几分幽默,但也流露了“老子天下第二”的自大和高傲。

不错,这些年中国在体育竞技方面提高很快,奥运会夺金抱银好像也已经稀松平常,如此一来,民众对在其他体育项目上夺冠的期望值提高了。这样,中国足球几十年来毫无建树,难免让人失望、沮丧,最后发展成牢骚和不满。不过拿美国比,好像美国足球不行,那么中国人打不进世界杯则情有可原就有失偏颇。虽然英式足球(soccer )在美国不那么普及,但上届世界杯美国女队是冠军,而男队这次也是踢进16强的。

那天球赛之后同国内球迷朋友聊天,顺便了解了一下为什么国足水平越来越差的问题。朋友介绍了一些情况,比如国家足协就是一外行领导内行的官僚机构,里面养着一帮八旗子弟,拿钱做不了事;中国现在什么都是向钱看,那些国脚也不例外。另外足球在中国没有基础,没有随便出入的公共球场;现在基本都是独生子女,学龄孩童做不完的功课,考不完的试,体魄越来越弱,等等。想想确实如此。

什么事情缺乏基础都不行。如果说电脑要从娃娃抓起,足球何尝不是?其实踢足球只需要一块平地就行,比打乒乓球还要简单。可自我记事以来,中国一直没有向公众开放的球场。即使那些为数不多的场地,一到春天,其草坪就以“养草”为理由而不让人踏入,现在想想那实在是本末倒置。

记得那时我家附近有个“工人体育场”,中小学生除了学校组织开运动会,平日里只有朝里面张望的份,它那两米高的厚墙真不知压抑了多少的童心。大概是小学高年级的时候,有同学发现在体育场后门附近的墙上有人凿了一些可以攀手搭脚的缺口。那样,放学后、尤其是暑假里,只要有人吆喝,马上就能聚集十几个年龄差不多的孩子。我们相互帮助翻墙而入,整个下午都可以泡在球场里。那种能量和愿望今天的小孩恐怕不会有的。

中国足球水平低的另外一个理由是亚洲人牛奶牛肉吃得少,所以体质不能跟欧洲美洲人相比。可是如今人家日本、南韩都已经进入16强、8强甚至4强了,体质弱的借口不能用了。今年年初一国足输给了也是吃米饭的越南队。一个人口只有九千万的邻国、“弱国”踢败了我们这个华夏大国,球迷们为此感到遭受了奇耻大辱。自那以来,国足的声誉低到不能再低的程度了。所以就足球而言,世界范围内只是“中”不足,而非“美中不足”。

12-21- 2022
边 草 的这篇帖子被以下圈友点了赞:
BobMaster
迷路,迷路,边草无穷日暮
头像
边 草
初入江湖
初入江湖
帖子: 185
注册时间: 2021年 2月 15日 00:23
为圈友点赞: 69 次
被赞次数: 184 次

七十七,尚能“翻”否?

帖子 边 草 »

七十七,尚能“翻”否?

几个月前的一个晚间,一个在老年公寓自住的朋友母亲跌倒,她挣扎了一夜都没有能够从地板上爬起来,天亮后才被管理人员发现。根据规则,自理公寓已经不适合她继续住下去,必须升级到全护理的老人中心去。这样,昨天圣诞夜我去看望她,进到养老院大厅,转了一圈才认出坐在轮椅上的老人。因为卧室很小,除了睡觉,白天时间老人都是坐在轮椅上逗留在大厅里,饮食及个人卫生由护工定时帮助解决。

过去逢年过节聚餐时,朋友总是把母亲带着到各家去。因为疫情,大家几年没见面,如今看上去她人老了很多,身体也缩掉了一大圈。几年前自己还能够走动,如今坐在轮椅上,又是在这么一个特殊环境,我们的心情都有点异样。坐下后,老人示意我摘下口罩,还要拿掉我的帽子,然后拉着我的手,看着我,说,还年轻啊,还有N十年的好日子呐!那一刻,我心底里的几分酸楚差一点就涌上脸面。可能出于自身特殊经历,我感觉得到老人一直对我有一种特别的亲近。这也是我觉得应该去看望一次的理由。当然也并不完全是出于礼节,很大一部分也是我自己的需要。

由于主、客观原因,我父母人生的最后阶段我都不在他们身边。没有尽到一点孝心是一个方面,失去陪伴、观察、了解老人的end-stage是另外一个方面。哪一种对我来说都是非常遗憾的事情。。

父亲身体一直没有基础性毛病,属于自然老的。90岁过后,因为担心他夜里起床摔倒后爬不起来,所以我们劝他住进养老院。开始他除了洗澡需要护工帮忙外,其他方面都还能自理。2018年底回国探亲,告别时他非要自己走到电梯口送我。新冠疫情爆发后,养老院采取了严格的隔离措施,就在那时,我爸腿越来越软,慢慢自己不能走路了。一旦不能下床,养老院的做法就是把老人“绑”在床上。我们知道那样肯定要把人逼疯的,权衡利弊后把父亲接回家,请护工上门。因为有子女在身边,父亲的心情自然好一些,但身体是一天不如一天。

过去十多年里他在电话里会告诉我谁、谁、谁已经“走”了。但轮到自己成为风中烛时,他连话都说得很少,更别提那种涉及人生、归宿等“形而上”的问题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一个人的说话能力从来都不是问题。可是到了人生最后阶段,“说不动话”、“不想说话”却成为一种自然现象了,因为说话是声带和口腔肌肉合作运动的结果。一个人如果到了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时,“翻身”自然就更是问题了。家里曾经告诉过我,说父亲回家后的那一年里后背没有生一个褥疮,因为日夜不断有人帮他翻身。

我现在早晨醒得比较早。不像夏天醒了就起床,如今日出晚,所以有赖床的倾向。一个姿势躺得久了会累,会要翻身。当在床上辗转反侧时我突然感到了一种幸福或者说是幸运,因为还有N十年尚能翻(身)的好日子在前头等着我呢。lol.

12-25-2022
边 草 的这篇帖子被以下圈友点了赞:
BobMaster
迷路,迷路,边草无穷日暮
头像
边 草
初入江湖
初入江湖
帖子: 185
注册时间: 2021年 2月 15日 00:23
为圈友点赞: 69 次
被赞次数: 184 次

七十八,无法告别

帖子 边 草 »

七十八,无法告别

年关将近,不过我觉得历史将永远不会忘记公元2022年。

在这一年里,俄罗斯悍然出兵邻国乌克兰;美国最高法院取消了妇女的堕胎权;中国修改了首脑的任期制度;历经三年的新冠病毒又在中国重新肆虐、而绝大多数民众都会被感染,等等。这几件事对今天和未来的影响悠长,而其中对我冲击最大的则是普金的侵略战争。

美联社12月29日从基辅报道:当日俄罗斯对该城发起了几个星期来最猛烈的导弹袭击,针对的是像水、电厂那样有关民生的基础设施。乌克兰位于北纬43度上下,同中国的吉林、黑龙江平行,生活在那样纬度地区的人一般都要靠暖气才能度过冬天。上个星期圣诞节的早晨,因为受极地气旋影响,本地气温降至华氏6度,我在担心风雪把电线杆刮到停电时马上就想到了乌克兰人。我在替他们担忧:在这寒冬腊月里没电没水的日子怎么过啊?

距离上一次世界大战已经80年了。在那场战争中苏联是被侵略国。1941年6月22日凌晨柏林电台向民众公告:为了对抗来自东方的危险,德军已经向苏联发起了进攻。随即,三百万士兵走上东进战场。一路上,纳粹坦克碾过了乌克兰、白俄罗斯及波罗的海小国,希特勒的目标是想通过快速进逼俄国首都,打一场"闪电战",在从大西洋到乌拉尔山脉之间建立一个强大的德国帝国。可是希特勒打错了算盘,战争最后以侵略者失败而结束,当然苏联人为保卫自己的国土亦之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我还特意查了一下,1942/43年希特勒军队围困、轰炸列宁格勒达872天,该城的水电和供暖系统被毁掉。在那两个冬天,严寒和饥饿直接导致85万圣彼得堡平民的死亡。

二战以后,人类社会对和平及发展有了基本的共识,即任何国家发动侵略战争为世人所唾弃,靠摧毁民用(战略)目标更是让人不齿。倒是普金本人正是在圣彼得堡出生长大的,他的先人肯定遭受过战争的摧残和折磨。问题是,当他居于权力之颠时,他竟然以希特勒为榜样,使用与希特勒同样的理由对邻国实施这种“下三滥”的毒手。普金同希特勒一样以为自己会轻松取胜,可是近十个月的战争证明他错了。当他效仿希特勒轰炸平民目标的手段时,普金实际上已经走投无路,知道自己要输了。

上星期乌克兰总统在美国国会对参众两院两党议员作演讲,其间泽连斯基对着镜头多次说到要谢谢美国民众。是的,80年前,美国政府通过《租借法案》向盟国提供了共计500亿美元的物质援助,其中113亿给了苏联用来抗击德国法西斯。2022年乌克兰战争爆发之后,光美国政府已经向乌克兰提供了相等于450亿美元的各种援助,用来对付俄罗斯。作为纳税人,我为美国这个民主政府站在良知道义的立场上援助弱国、抵抗侵略的做法。看着泽总统闪着泪光的眼神,那一刻我感到骄傲和自豪。

12-30-2022
边 草 的这篇帖子被以下圈友点了赞:
BobMaster
迷路,迷路,边草无穷日暮
头像
边 草
初入江湖
初入江湖
帖子: 185
注册时间: 2021年 2月 15日 00:23
为圈友点赞: 69 次
被赞次数: 184 次

七十九,出人头地

帖子 边 草 »

七十九,出人头地

宋仁宗嘉佑二年(1057)的科举考试被后人称为“千年龙虎榜”,因为中榜的日后差不多都成了风云人物,而苏轼(1037-1101)、苏辙,曾巩还跻身于“唐宋八大家”之列。那一年的主考官欧阳修(1007-1072)正是八大家中的老大,他对苏轼的才华赞不绝口。事后说:“老夫当避路,放他(苏轼)出一头也”。这就是成语“出人头地”的出处。

早些时候,欧阳修曾任扬州太守(1048)。任上他遣人在扬州城大明寺西侧蜀岗中峰上修建了一座“平山堂”——因为其地势高耸,坐在堂中,人们的视线与附近山头相平,故名“平山”。堂建成后,欧阳修亲手种了一棵柳树,并常常邀请各路朋友在此相聚,饮酒赏景作乐。1056年,与欧阳修过从甚密的刘敞(1019-1068)被任命为扬州太守,时在京城开封的欧阳修设宴为刘饯行,并填了《朝中措》“送刘仲原出守维扬”一词:

“平山栏槛倚晴空,山色有无中。手种堂前垂柳,别来几度春风?
文章太守,挥毫万字,一饮千钟。行乐直须年少,尊前看取衰翁。”

Through railing of Pingshan Hall, sky looks crystal
The hills view looming, come and go
A weeping willow planted years ago
It survived weather, hot and cold

The viceroy, man of literary
Ten thousand words in one stroke
Single sip, drank a thousand bowls
Have fun while you’re young
In a blink of an eye, we’d be all getting old

其中“山色有无中”乃唐人王维的句子,被欧公用得天衣无缝。他怀念8年前种下的柳树,感叹时光易逝。下片“文章太守”等是夸赞好友刘敞能写能喝。这些都发生在苏轼考中进士之前。因为考官这一层,日后苏轼把欧阳修认作自己的恩师。

苏轼的仕途是从杭州、密州、徐州、湖州等地任职开始的。在那频繁调动途中,东坡三次路过扬州。公元1079年,苏轼再一次上山,其时殴公已殁。在平山堂下,忆起九年前与恩师在颍州(安徽阜阳)的会面,百感交集,遂以《西江月·平山堂》为题赋词一首:

“三过平山堂下,半生弹指声中。十年不见老仙翁,壁上龙蛇飞动。
欲吊文章太守,仍歌杨柳春风。休言万事转头空,未转头时皆梦。“

The third time I came to Pingshan Hall
Half of a life passed quickly like rolling ball
Haven’t seen my master for ten years,
His flamboyant ink marks are still on wall

I wanted to mourn for Ou Gong
And to his glorious life that I adore
Don’t lament the passing of time
Why isn’t life just a dream, after all

1-2-2023

注:欧阳修/苏轼写“平山堂”词的来由网上很多,那本不足于我用剪刀、浆糊拿过来做豆腐干的。但那两首小令(朝中措,西江月)以实为主,且景致非常漂亮,一直以来常有赏读。近受书轩译家们的拾掇,怂恿,让我不甘寂寞、蠢蠢欲动,所以就拿它们试手了。显然,英语词汇之我实在有限,所以只能以达意为主,拙陋容当慢慢弥补。刚刚拿到驾照时,我没事也想开车上高速兜风。现在刚刚落脚能够站稳,当然就想迈步走路。这不,今天没上班,时间全花在这键盘上了。 :)
上次由 边 草 在 2023年 1月 10日 03:05,总共编辑 1 次。
边 草 的这篇帖子被以下2个圈友点了赞:
BobMaster, ejsoon
迷路,迷路,边草无穷日暮
头像
ejsoon
圈圈精英
圈圈精英
帖子: 2234
注册时间: 2022年 11月 18日 17:36
为圈友点赞: 98 次
被赞次数: 98 次
联系:

Re: 闲思乱想

帖子 ejsoon »

堅持用英文寫文章,你的英文會很好。還有助於讀聽和口語表達。
ejsoon 的这篇帖子被以下圈友点了赞:
边 草
https://ejsoon.win/
天蒼人頡:發掘好玩事物
头像
边 草
初入江湖
初入江湖
帖子: 185
注册时间: 2021年 2月 15日 00:23
为圈友点赞: 69 次
被赞次数: 184 次

八十,中流击楫

帖子 边 草 »

八十,中流击楫

看起来这里大家都认为翻译古诗词之难、难在如何处理典故。确实,典故很难用几个英语单词来诠释。比如当读到 “犹作当时击楫声”句时,不少中文读者会想到祖逖(ti4)及历史上“中流击楫”的故事,进而还可能想到成语“闻鸡起舞”。可是英语翻译流畅如“roar like that ancient man who vowed by his oar”,也仍然无法让英语读者了解“击楫”的词源。

王琮《题多景楼》写于镇江的北固山。北固有北顾的意思。历史上,当北方游牧民族强大到一定程度时他们必定想要染指中原。同样,也往往囿于江河之险而却步。南宋与金人就是以淮河为界,而(长)江淮之间则是缓冲地带。这样,汉家军民登高北顾就带有抒发报国情怀、收复祖国河山的意愿。

《资治通鉴》选录“祖逖北伐”的故事,它说的是在公元4世纪面临匈奴南下,祖逖带领手下从京口(镇江)渡江御敌。船至江中,望着滔滔江水,想到山河破碎、百姓涂炭,因而豪情激愤,击楫发誓:不能清中原而复济者,有如大江。王琮这里是以祖逖的事迹鼓励宋人抗金的决心和信念。而我现在想以最简略的语言来介绍“击楫”的背景,可它仍然用了126个字。所以,这怎么翻译、浓缩成一行英文?

我是从辛弃疾词中知道北固山的。当年青春年少,每每翻阅《南乡子·登京口北固亭有怀》,《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时便有一种莫名的激动,所以常把“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等当作励志的金句挂在嘴边。当我后来去参拜这“神山”时则多少有点失望。北固山高还不到六十米,它既没有怪石嶙峋,也没有参天大树,更别提什么飞流急下的瀑布,眼前就一小小的“土丘”而已。这也不奇怪,假如北固山像我想象的那么高大,那在江对面扬州的平山堂就只能叫望山堂了。到了山头,我也没有觉得它有“横枕大江,控楚负吴,北临长江万里波涛,南望江南平畴千里”之险。究其原因,我想大概是社会朝前发展使然。

古代的桥船楼殿主要是用木材搭建,木头比如钢铁,做不大。而且现代社会不管是材料还是技术、工艺都远远地超越了从前。进入了工业社会,自然界的种种险阻就不再那么不可逾越。虽然长江还是那么阔,可是今人视之已不再是天堑。如今不管是朝江的哪一边看去,城市比肩、楼宇林立,哪里还有什么江滩、沼泽、芦苇、农田,更何况秋满栏杆、衰草残烟?

但这些都不足以让我们今天小看北固山。我随手查了一下,好家伙,此山的渊源实在是太深了。李白说:“丹阳北固是吴关,画出楼台云水间。千岩烽火连沧海,两岸旌旗绕碧山。” 刘禹锡有“土山京口峻,铁瓮郡城牢”,“山是千重嶂,江为四面壕”之句。此外,苏东坡有《采桑子·润州多景楼与孙巨源相遇》;陆放翁有《水调歌头·多景楼》。唐人杜牧、柳宗元,宋之问;宋民范仲淹、姜夔、陈同甫等以及元代和明清时期的众多文人雅客,也都来过这里,而且都留下了著名的诗篇。正所谓山不在高,而由历史积淀、文化浸润来决定其地位和影响。所以,我对北固山的好感依然。

这不,昨天早晨看到忘语君的译作“题多景楼”后我心里立刻生发了一阵躁动,不能自已。当然,这应该感谢书轩网友对我的关照和提携,容我加入这“翻译”的行列。这是好事。一方面,现在我多了一种赏析古诗词的途径和手段,另外一方面,我也因此面临怎么处理典故这个难题了。 :)

1-9-2023
边 草 的这篇帖子被以下圈友点了赞:
BobMaster
迷路,迷路,边草无穷日暮
头像
边 草
初入江湖
初入江湖
帖子: 185
注册时间: 2021年 2月 15日 00:23
为圈友点赞: 69 次
被赞次数: 184 次

八十一,水贵如油

帖子 边 草 »

八十一,水贵如油

这几天加州连续下雨成灾上了全国的新闻。不像平原地带连日大雨最多只能形成涝,加州那里山脉加上丘陵,如果连续下雨,雨水不仅没有得到有效利用而成山洪、泥石流毁屋坏路成灾,刚才晚间新闻里说已经有19人死于这几天的连续降雨了。从夏天的干旱到如今雨水太多,有人说现在(美西)到了应该考虑怎样回收、利用雨水的时候了。确实,这个事情我在美东早已经做了。

美东四季常年下雨,那年在开菜地的时候我就想到要充分利用这天赐之物。我“改造”了屋角几个垂直下水管的高度,加接连几个弯头,在那底下放了大桶,这样,每次雨后桶里就有水,可以用来浇菜地。可是我这种最原始的办法不适合美西。

比如加州的雨季在冬天,而4到9月植物生长最旺盛的季节无雨。天不下雨,那么储水势必就是干的,这就要考虑使用多个大容量的桶串联起来。由于北美的植物和鸟类繁多,这样屋顶就容易被污染,流下的雨水因而会比较脏。这就要求在水落管进水口处装网格过滤杂物。还有,水桶里的积水很容易生蚊子,所以必须做成密封状态。好在人类饮用水还不到全部生活用水的百分之五,收集到的雨水杂物不影响其他用途,比如家庭一般性的清洁及浇草坪、灌溉农田等。

多年前参观杰弗逊(Thomas Jefferson)总统在他弗吉尼亚州(Monticello)山头上的庄园时,我感叹他在两百多年前就为自己的“豪宅”设计、安装了一套雨水收集装置。当然,他那时的动力来自于需要。因为庄园建在山头,那里无法挖井,从山脚担水上山太费功夫,而主、奴上百人的吃用及种庄稼、蔬菜都要靠水。

总体来说,欧洲在保护环境和节约能源方面比北美做得好很多。像德国,他们那里并未进入缺水状态,但是在上世纪末,已经有一百多家雨水收集系统生产厂家,其中有一公司说他们已经安装了十万个储水罐。柏林波茨坦广场建造一个综合性商业大楼,市政府颁发的许可证明确规定,整个建筑不允许有超过百分之一的雨水进入市镇下水道。这样就将收集雨水成为硬性指标。澳大利亚地处大洋之中,但是那里近年来也缺水。十年前,墨尔本市政府为每户按照集水装置的居民提供500澳元的补助作为一种刺激手段,后来一共为大约14000户居民付出7百万澳元。

美国的问题在于既没钱也没意识。说美国政府没钱,全世界都要笑了。可为了维持世界和平安全秩序(当然这是美国的核心利益所在),美国的军费开支全球第一。今次俄罗斯侵略乌克兰,美国人已经拿“赞助”了480亿。如果算一下2001年来反恐战,美国已经花掉了8万亿。如果世界一直太平,这些钱不是用在外面,那么国内有多少问题、包括缺水已经被解决了。包括像我们这里(因为供电线仍然沿用百多年来的架空形式)逢上刮大风,冰雹,严寒霜冻就要担心电线杆倒塌停电的事情。

自然界本身是有一种平衡的。比如雨水流向低处形成河流,而人类择水沿河而居,饮用、灌溉就近、方便。可是随着人口增加,居民点慢慢离开水边朝内陆发展。现在气候变暖,河流越来越干,水库无水可蓄,水位已经到了危险的地步,这是一种新的、迫切的需求。如果我们还不开始行动,老天爷以后会说,我早就提醒过你们了! :)

1-15-2023
边 草 的这篇帖子被以下圈友点了赞:
BobMaster
迷路,迷路,边草无穷日暮
头像
边 草
初入江湖
初入江湖
帖子: 185
注册时间: 2021年 2月 15日 00:23
为圈友点赞: 69 次
被赞次数: 184 次

八十二,蓬生麻中

帖子 边 草 »

八十二,蓬生麻中

从开始上网时就听说了《文学城》,也会不时地去浏览,很长时间都只看它的滚动新闻,觉得信息量很大。后来听网人把文学城定性为“八卦网站”,那种说法无疑也影响到了我,以后居然一直没有再深入去熟悉过它,更别说注册一个马甲在那发言了。现在想想,那后面流露出的是我等“海华”内心深处自视清高的不正心态。

沧海桑田,人聚人散,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了,文学城的规模、人气只涨不衰。最近听说那里有个《书香之家》,我跟着到了“论坛”深处,天呐,那底下居然有11个板块,分金融投资、留学移民、人文情感等等面面俱到。其中仅《人在他乡》板块底就有11个依地区不同而设立的栏目。“书香之家”下属于《文化艺术》,与之并列的有摄影,书画,诗词等等。看下来,在文学城,任何人,任何兴趣爱好都能找到同他人交流分享讨论的相关圈子。

同时我也想到文学城里有没有其他网站经常发生的麻烦事情,比如网友吵架、骂人,网管封线、砍头的事情?网管有没有、会不会同网人沟通交流?有没有不让转贴,不让提及别的中文网站网名?有没有因为涉及竞争和潜在商业利益而禁绝任何网管认为不合适的帖子?等等。

这几天我留意了一下,文学城论坛底下一共有七十多个板块,其中三分之二(51个)有自己的版主。我想当然地认为版主就是“二网管”。其实这种分权制度应该是不错的。版主会招呼来人去客,会不时举办一些比如征文评选活动,这样网站自然会越来越活。请版主还能避免网管以人手不够来为自己的失职差错推卸责任。是嘛,既然知道人手不够,为什么不多请一些人手呢?

那么问题又来了,什么样的人能够当版主?TA们是义务劳动还是另有红利?我想象,板块版主应该热心、发帖勤快,人缘好,帖子也有水平,人气比较高的等等特性。有人热心,但写帖子不行,有人笔头硬,但是傲慢高冷,有人有心奉献但是时间有限,等等。版主也不好选。但是,版主一定是板块的老人、常客。在哪个板块时间久了,混个脸熟,资格也摆在那里,不当版主也难。

看起来,上网同买房、买股票有一拼。上哪个网如同在哪里买房一样,需要事先选点。如果用房市的术语,那就是location, location, location。当年孟母三迁,图的是找一个好邻居。荀况说的更清楚、更直接:如果你是一棵蓬草,那么最好去找麻做邻居,因为可以“不扶而直”。

这些年我在网上网下都搬了几次家,自从记住了荀子的教导,这家自然是越搬越有经验,地点自然是越选越好。反过来呢,现在也越来越怕搬家。因为古人还说过,搬三次家等于失一把火。 :)

1-21-2023
边 草 的这篇帖子被以下圈友点了赞:
BobMaster
迷路,迷路,边草无穷日暮
头像
BobMaster
锋芒初露
锋芒初露
帖子: 1204
注册时间: 2020年 12月 7日 08:05
来自: 神秘的东方
我的状态: 🎯
为圈友点赞: 347 次
被赞次数: 186 次
联系:

Re: 闲思乱想

帖子 BobMaster »

新年快乐,边君!
BobMaster 的这篇帖子被以下圈友点了赞:
边 草
人生如音乐,欢乐且自由
头像
边 草
初入江湖
初入江湖
帖子: 185
注册时间: 2021年 2月 15日 00:23
为圈友点赞: 69 次
被赞次数: 184 次

八十三,美国文化

帖子 边 草 »

八十三,美国文化

究竟什么算是美国文化?答案可能会因为个人的身份,处境,地位不同而不同。

2003年2月1日,美国哥伦比亚号航天飞机在返回大气层时失事。那一天于我也有一个独特的记忆,没有想到一眨眼二十年过去了。我甚至还记得86年挑战者号升空时起火爆炸的画面,可谓惊心动魄。美国人在航天事业上走在世界的前面,这种向宇宙挑战的精神算是美国文化的一部分。

对我来说,美国文化还包括这里的流行(乡村)歌曲。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美国歌手如卡伦·卡朋特;约翰·丹佛;肯尼·罗杰斯的名字及他们的金榜歌曲在中国就开始流行。虽然英语歌词不容易懂,不过人们很容易被那独特的曲调所打动。出国之后车上的收音机里听到他们的歌曲的机会特别多。

罗杰斯(Kenny Rogers)生在德州,成名于南方。他有着一个四方脸、大胡子,身材魁梧,声音既沙哑又洪亮。他的“溪流中的岛屿”(Islands in the Stream)留给我的印象比较深刻。不过我一直没有去留意他的那些歌词,直到两年前他去世我才上网查了一下他的生平,知道他前后结了五次婚。前面三个婚姻的持续时间比较短,而后两段则比较长。也许是那种复杂的经历,他给自己写的歌词几乎都同男女感情有关。

美国人可以有自己的私家枪,那是世界上其他国家民众所不具有的权利。那既有经过独立战争、不畏政府权力的历史原因,也有自然环境方面的原因。美国地广人稀,西进时几乎每个家庭都带有枪支,这种习俗在乡村地带根深蒂固。2020年8月,威斯康辛州警执法过度出了人命,引发民众上街抗议。17岁的里滕豪斯(Kyle Rittenhouse)背着AR-15冲锋步枪从邻州赶到现场开枪打死两个人,后来陪审团裁定他出于自卫而无罪。几个月前,弗吉尼亚州一个6岁男童在教室里射伤他的老师,这恐怕是年龄最小的“案犯”吧?美国亚裔拥枪率是最低的,不过随着有针对性的仇恨犯罪上升,疫情期间亚裔购买枪支增加了43%。当然,从风水上来说,家宅忌凶器,所以我们亚裔对枪文化一般敬而远之,不敢放肆拥抱。

20年可谓转瞬即逝。那年联合国召开过一个特别会议,国务卿鲍威尔(Colin Powell)作了近一个小时的发言,他主要是想向世界证明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那时我非常在意美国的道义形象,对磨刀霍霍的布什政府极为担心。2003年2月5日那天我请假在家,就想看看布什手里有什么证据。听了国务卿的发言后我越发清楚,美国出兵伊拉克的理由不能成立。当时隔壁住了一个也非常关心时事的退休老头,我们曾经交流过有关伊拉克战争的事情。他说,美国发生了911,那么总要有人承担责任的。我把那种报复的心态也归入于美国文化中。

上周末殡仪馆为同事J安排了一个“探视”(visitation)仪式,它同遗体告别(viewing)不同,因为出席者看不到他的遗体。在祭坛前有一大块帘子,人们轮流到那里默哀,也有人鞠躬,可是没有人哭。相反,在另外一个房间里,人们有说有笑,毫无凄凄惨惨戚戚之相。尸体火化之后,他们家所属的一个天主教会为J主持了一个弥撒。弥撒结束后众人被引到大门口的厅堂里,只见两个国民警卫队的礼宾官将一面国旗折叠成三角形,然后交给家属,并代表美国总统(三军总司令)及国民警卫队向J致敬。那一刻小号吹奏出的“Military Sound”庄严哀婉肃穆令人动容。事后得知,J高中毕业后曾经在国民警卫队当了一年兵。根据规定,军人只要是光荣退伍(honorable discharge),在他去世后,部队将派人出席葬礼,感谢他/她为国家所作出的牺牲或者奉献。我把这看作是最有意义的一种美国文化。

2-3-2023
边 草 的这篇帖子被以下圈友点了赞:
BobMaster
迷路,迷路,边草无穷日暮
头像
边 草
初入江湖
初入江湖
帖子: 185
注册时间: 2021年 2月 15日 00:23
为圈友点赞: 69 次
被赞次数: 184 次

八十四,牛粪(cow manure)

帖子 边 草 »

八十四,牛粪(cow manure)

用了几个冬天后,我家菜地旁用来收集雨水的55加仑塑料桶破裂漏水了。我就在网上搜索看看有没有人卖使用过的旧桶,几个星期下来真的找到了卖家,10美元一个。我同卖家约了时间,上星期六中午去拿。到了那里才知道,卖家是一个年轻的农/牧场主,而那些桶是装饲料的容器,饲料吃完了,空桶就没有用处了。现在有人来买也是废物利用。

他问你要买几个?我本来打算只买一个的,被他一问,觉得既然来了,才10块钱,不如多买一个。然后就有了下面的对话:

Q: 我曾经多次经过这里,一直没有停车进来看看。你这农场很大啊,都种些什么呢?

A:主要是小麦和玉米。

有没有水果、蔬菜?

蔬菜有一点,果树没有。

这里一共有多少人在干活,农忙时要不要请临时工?

就我和我爸妈,还有我叔,一共四个人。

看你这里养了这么多牛,你们卖不卖牛肉?

他笑着说,倒是想过的,可是杀牛太复杂,自己搞不定的。

哦,那么牛粪怎么处理,卖吗?

有时会卖的。

哦,是这样的,我家屋边有一小块菜地,买你这桶是收集雨水浇地用的,现正准备翻地,如果可以买一些牛粪掺杂在土里,那是再好也没有了。

行啊,我看看,什么时候准备好了,通知你来买吧。

太好了!另外,什么时候你们临时需要人手,周末我可以来帮忙的。

他大概以为我是开玩笑的,所以没有接我的话头。其实我不仅喜欢伺弄草坪、当个“草民”,也愿意成为一个“菜民”,而且还想做一个牧民。我是真的想在他这个农场里“玩玩”:包括操作一下各种大型农业机械、器具等等。还有像耕种、收割,或者像喂牛、打扫牛棚之类的事情。

今天他给我发了一个短信,说下个星期一可以去提货(牛粪)了。在美国牛粪可以买卖的,大家不觉得有点意思吗? :wink: 我想好了,星期一去的时候再同他聊一聊,希望能同他交个朋友,以后有空去帮忙干一点活。让他给我一点菜蔬作为报酬,回家时再带一桶牛粪,如此这般岂不快哉? :smile:

PS. 牛以草为食,牛粪里没有蛋白质,基本上没有臭味,是一种非常好的有机肥料。要知道,在中国西/西北地区如甘肃、西藏、新疆等地,自古以来,那里的牧民一直把牛粪晒干后当燃料使用的。

3-1-2023
边 草 的这篇帖子被以下圈友点了赞:
BobMaster
迷路,迷路,边草无穷日暮
头像
边 草
初入江湖
初入江湖
帖子: 185
注册时间: 2021年 2月 15日 00:23
为圈友点赞: 69 次
被赞次数: 184 次

八十五,韩寿偷香

帖子 边 草 »

八十五,韩寿偷香

欣赏古典诗词最有效的手段不是一口气地读完李白、苏轼,而是在随意浏览时遇到谁的作品后稍微做一点搜索。比如我最近读到欧阳修《望江南·江南蝶》时,感觉其中“心如韩寿爱偷香”那句肯定有故事。果然。而且它还让我想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意大利人拍的一部名字叫“激情的爱”(Passion of Love)的电影。

故事的男主角乔治是一个英俊的骑兵上尉,因战场上表现卓越而获得了长官的赏识,被邀每天可以到上校家享用晚餐。一开始他就注意到身边有一个空位,原来这是上校为自己的堂妹福斯卡留的。就餐时楼上有时会有美妙的琴声,有时会传来怪异的喊叫。上校告诉乔治,堂妹有病,常常不能下楼吃饭,不过她很喜欢读书,希望乔治下次能够带些书来。

乔治一直没有机会看到福斯卡,但在她还的书中看到一个书签,那一页的内容描述的是一个孤独的灵魂对爱情的渴求。直到有一天乔治因事错过了晚餐时间,当他一个人坐在餐桌旁时,福斯卡从楼上下来。这时乔治这才发现福斯卡的脸很丑,但出于礼貌,两人还是聊了起来。

福斯卡说自己非常自卑,读书是一种解脱,是对现实的逃避。乔治安慰她说,她应该去追寻自己的爱情,只有爱上一个人才能点亮暗淡的生命,找到自己的幸福。福斯卡表示不相信真有那种纯粹的心灵之恋,不过她还是感谢乔治,说他一点都不嫌弃她,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人。最后乔治答应做她的朋友,以后常见面。事后乔治开始后悔,因为他觉得自己无法喜欢她。而福斯卡这边已经放不下他了。电影最后是以悲剧的形式而结束的。

我觉得这电影是想强调爱情必须基于双方的喜欢及心灵愉悦这些特点。喜欢可以来自于外表,也可以囿于内心,或者两者兼具,但肯定不能因为同情、责任或者义务等等。据此进一步的思考我发现,虽然人类在意识形态领域具有明显的差异。但古今中外我们评判他/她人美、丑的标准却惊人的相似。同样,人类主观上对情感(包括亲情、友情)的需要是绝对的、普遍的,不会因为相貌而有不同。可客观上,一个“难看”的人,不管内心世界具有何等魅力,他/她们寻求感情的道路一定非常坎坷。巴尔扎克笔下的“卡西莫多”是一个现成的例子,而相反的情况恐怕数不胜数。这就是成语“韩寿偷香”想要告诉我们的故事。

据《晋书·贾谧传》,晋人韩寿是一个美男子,担任贾充(西晋开国元勋)贴身秘书。贾充之女贾午被韩寿的相貌吸引产生了爱意,两人遂私下开始交往。当时西域有人进贡奇香,晋帝把香赐给了贾充和大司马陈骞两人,贾午把它偷出来送给韩寿,因此暴露了两人的私情。“本着家丑不可外扬”的原则,贾大人让两人成婚以满足女儿因貌生爱的心愿,可谓一石二鸟。

搜索下来我还发现,把“韩寿偷香”入诗并不是欧阳修发明,200年前的晚唐李商隐在他《无题》中已经有了“贾氏窥帘韩掾少,宓妃留枕魏王才”。随后五代的欧阳炯也写过“虽似安仁掷果,未闻韩寿分香”句子。大概那两人启发了欧阳修,也让他的后辈李清照生出了灵感,让她有“韩令偷香,徐娘傅粉,莫将比拟未新奇”的句子。其实这流传至今的成语包含了一个明显的错误:韩寿长得漂亮,他不需要偷香就已经招蜂惹蝶了。

3-4-2023
边 草 的这篇帖子被以下圈友点了赞:
BobMaster
迷路,迷路,边草无穷日暮
头像
边 草
初入江湖
初入江湖
帖子: 185
注册时间: 2021年 2月 15日 00:23
为圈友点赞: 69 次
被赞次数: 184 次

望江南·江南蝶

帖子 边 草 »

望江南·江南蝶
欧阳修

江南蝶,斜日一双双。身似何郎全傅粉,心如韩寿爱偷香。天赋与轻狂。
微雨后,薄翅腻烟光。才伴游蜂来小院,又随飞絮过东墙。长是为花忙。

鉴赏:
这是一首以蝴蝶为吟诵对象的咏物词。

开头两句写双双对对的江南蝴蝶在傍晚的阳光下翩翩飞舞。“身似何郎全傅粉”,《世说新语·容止》:“何平叔(晏)美姿仪,面至白,魏明帝疑其傅粉,正夏月与热汤饼,既啖,大汗出,以朱衣自拭,色转皎然。”此句以人拟蝶,以何郎傅粉喻蝶的外形美。蝶翅和体表生有各色鳞片和丛毛,形成各种花斑,表面长着一层蝶粉,仿佛是经过精心涂粉装扮的美男子。“心如韩寿爱偷香”,据《世说新语·惑溺》与《晋书·贾充传》载,“韩寿美姿容。贾充辟为司空掾。充少女贾午见而悦之,使侍婢潜通音问,厚相赠结,寿逾垣与之通。午窃充御赐西域奇香赠寿。充僚属闻其香气,告于充。充乃考问女之左右,具以状对。充秘之,遂以女妻寿。”此处也是以人拟蝶,以韩寿偷香喻指蝴蝶依恋花丛、吸吮花蜜的特性。典故随意拈来,妙笔天成,运用得极其生动、贴切。“傅粉”、“偷香”,从外形与内质两方面概写了蝴蝶的美貌与特性,这两句为整首词的词眼。接着一句“天赋与轻狂”,挽住上片,又启迪下片。“轻狂”者,情爱不专一、恣情放浪也。

下片就“轻狂”二字生发,先写傍晚下了一场小雨,雨一停,浪蝶便度翠穿红地忙乎起来。“薄翅腻烟光”一句体物入微,状写精妙,选词用字准确、熨贴。蝴蝶的粉翅是薄而有些透明的,当它沾上雨水之后,翅上的“粉”便变“腻”了。“烟光”指的是雨后的晚晴夕照。斜阳透过沾水发腻的粉翅,显得朦朦胧胧,宛似笼罩在一片缥缈的烟雾之中了。
轻狂的蝴蝶自有轻狂的朋侣“游蜂”、“飞絮”相伴。蝴蝶伴随狂蜂、飞絮到处宿粉栖香,“长是为花忙”。结句回应了上片的“天赋与轻狂”,以“为花忙”的具体意象点出“轻狂”。“花”字意蕴双关,亦物亦人。全词一纵一收,上下关合,联密而自然。

欧阳修这首咏蝴蝶词,既切合蝶的外形与内质,又不单单滞留在蝶的本身,而是以拟人化手法,将蝶加以人格化,亦蝶亦人,借蝶咏人,通过两个切题典故--何郎傅粉与韩寿偷香,惟妙惟肖地把蝶与人的“天赋与轻狂”、“长是为花忙”的特点巧妙地绾合起来,将何郎、韩寿的禀赋一古脑儿倾注在专以粉翅搧情、以恋花吮蜜为营生的浪蝶身上,把自然的动物性与社会的人性融合为一体,在蝴蝶的形象中集中了风流浪子眠花卧柳、寻欢作乐的种种属性,蝶就成为活脱脱的轻狂男子的化身。反过来,作者又含蓄地讽刺了那些轻狂男子身上过多的动物属性。如果这首词抽去了何郎与韩寿两个典故,它仅止于表面的咏蝶而已,失去任何内涵寓意,自是淡乎寡味了。

五代毛文锡有《纱窗恨》云:“双双蝶翅涂铅粉,咂花心。绮窗秀户飞来稳,画堂阴。二三月爱随柳絮,伴落花、来拂衣襟。更剪轻罗片,傅黄金。”可以看到毛词咏蝶仅止于蝶而已,虽然在艺术技巧上也有某些可取处,但比之欧词,在思想艺术境界、审美情趣与价值上自然要逊色得多了。汤显祖评《纱窗恨》词云“‘咂’字尖,‘稳’字妥,他无可喜句。”(汤显祖评本《花间集》卷二)显然,其所以“无可喜句”,主要不如欧词之有寄托。蒋敦复说:“词原于诗,即小小咏物,亦贵得风人比兴之旨。”(《芬陀利室词话》)欧词咏物而又咏怀,这是取得成功的重要原因。

https://freewechat.com/a/MzI4NzY4NjA4OQ==/2247555926/6
边 草 的这篇帖子被以下圈友点了赞:
BobMaster
迷路,迷路,边草无穷日暮
回复

在线用户

正浏览此版面之用户: 没有注册用户 和 0 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