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思乱想 春暖花已谢

哲学思想,历史探索,神话故事
回复
头像
边 草
初入江湖
初入江湖
帖子: 191
注册时间: 2021年 2月 15日 00:23
为圈友点赞: 72 次
被赞次数: 191 次

Re: 闲思乱想 春暖花已谢

帖子 边 草 »

一二九,春暖花已谢

二十多年前听说过刀郎的名字,印象中他嗓音有点沙哑,唱的是西北民歌。去年底,网络上对他几首新歌有不少议论时我留意了一下,发觉他是自己填词作曲,唱的内容富含人文素养。更让我惊讶的,他还会比如吹笛子、弹三弦、吉他和键盘这些指法完全不同的好几样乐器。自编、自吹、自弹、自唱,神人啊?好奇查了一下他的经历,没有找出多少答案,暂且把他归入“天才”的行列吧。

“乌鸦背驮着太阳,飞下了山冈,带走了我们的春来冬往。……。对面金山神庙的倒影,是他们越不过去的围墙。”“杜十娘”的故事我是知道一点的,而古渡瓜洲则早就因为白居易《长相思》“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州古渡头”而神往了,不料那些被刀郎编唱得哀婉凄凉,让我为人的势利、痴情而不忍。故事是冯梦龙写的,音乐却是从刀郎心里流出来的,现在它们都来抓我的心。

另外,让我感到惭愧的是,如果不是刀郎,几十年来我一直把“德令哈”错念成“哈德令”了。

德令哈是蒙古语“金色的原野”,它位于青海西宁西面大约300公里的地方,那个小城因为海子一首《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而在一个特定群体的人里留名。“草原尽头我两手空空,悲痛时握不住一颗泪滴”。天呐,怎样的想象力才能写下这种诗句?“今夜我不关心人类, 我只想你”。难道后来刀郎也有那个气魄、那种情怀?他在《德令哈的一夜》里写道:“是谁把我昨夜的泪水全装进酒杯”, “用这短短的一夜把痛化做无悔”。我必须承认,刀郎勾起了我对海子的惋惜。

海子,一个从乡村走到北京的读书人,那时他的心思差不多都放在写诗上而无暇体会、顾及社会的变革和动荡。35年前就在那广场上的呼喊、抗议,流血、逃亡发生前,采用了一种极端的方法中止了自己的生命。那个场景让我就心痛以致不敢多想。如果海子还活着,这些年来他一定能够写下更多的诗作。那其实不仅仅是他个人的、而应该看作是人类的共同财富。无独有偶,对岸的三毛也在遭遇变故后了断了自己。我现在宁可相信,他们有我所不理解的眼光、追求和心胸。他们看到了别人看不到的未来。

我祝愿他在另外一个世界里过的比这里要好。只不过,这35年来,虽然自然界年年“春暖花开”,但对他那个生命来说,一切都已不再。

6-10-2024
边 草 的这篇帖子被以下2个圈友点了赞:
BobMaster, genivel
迷路,迷路,边草无穷日暮
回复

在线用户

正浏览此版面之用户: 没有注册用户 和 0 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