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思乱想

哲学思想,历史探索,神话故事
头像
边 草
圈圈新人
圈圈新人
帖子: 35
注册时间: 2021年 2月 15日 00:23
为圈友点赞: 11 次
被赞次数: 36 次

Re: 闲思乱想

帖子 边 草 »

二十四,幼学如吃

近年来,家养宠物(猫、狗)的风气在大陆城市居民中已然盛行,我从网络新闻里看到,那些主人们会不定期为他们的宠物举行联谊活动,地点就在小区的街心公园里。这么时髦的事情大概同人的(某些)本性、受西方社会影响及居住条件改善有关。我觉得最主要的原因是后者。因为当整个社会处于半饥半饱状态加上人均几个平方的居住空间,我们那时谁有能力养宠物?

那时不仅没有家猫家狗,而且多少年来有关猫狗的中文词汇贬义的居多,比如“疯狗”,“狗腿子”,“丧家犬”等。就连看到狗不小心落水了,有人还要鼓励人们去痛打而不肯伸出同情及怜悯之手。在那种文化熏陶长大,多少年来我对它们一直缺乏兴趣更不要说有什么“亲情”了。以致现在物质条件允许,街坊邻居不少家都养狗,我却从来没有这个心思,见到邻居遛狗,我也是敬而远之。

某天在外走路,远处有狗看我走近后就朝我喊叫,我只顾自己朝前走。不料那个狗喊了几声后居然冲出他们地界,到了马路上跟着我。我本能地停下,转过头来,看它越来越近,我怕被咬,所以便抬起脚摆出防御的架势。岂知那刻它家男主人闻声已经出来,他不了解我对狗的心态,(不仅不想被咬,我也讨厌被舔。)见我抬脚像是要踢他的宝贝,所以便对我扯开了嗓门,结果搞得大家都不愉快。

事后我把这个“事件”告诉了一个养狗的同事,她说下次再遇到这种情况,你要留心狗的尾巴,如果它左右来回摇摆,那么说明它是在向你邀宠、同你戏耍,它动作再怎么大都不会对你有任何危险,因为通常情况下狗性是善的。是吗?原来丘吉尔说的“狗仰望我们,猫小瞧我们”还真是这么回事呢?

由于我自小以来一直没有同狗“打交道”的经历,所以对它们的某些基本习性都不了解。其实想一想也是,现在的家狗都有充足食粮,它们主动攻击人的可能很小。还有,我隔壁邻居家里没有养狗,可他家两岁半的小女孩一见到对门邻居带着一只比她还高大的狗出来遛时她就会去同它玩耍,这完全是因为狗在她的概念里没有任何邪恶的成分,而我呢,对狗们的“偏见”亦非与生俱来,但后天的文化和教育使然,让我闻狗肃然。

我的思维已经成型,余生是很难纠正过来了,所以西谚里有“Instruction in youth is like engraving in stone”的说法。我知道有人从小就(被逼着)背唐诗,读《英语900句》,还有人干脆抱本英汉字典啃单词,因为他们的家长知道那“幼学如吃”的道理。东西吃下肚子就是你的,它们再也出不来了,不是吗?

10-23-2021
上次由 边 草 在 2021年 11月 2日 10:56,总共编辑 1 次。
头像
BobMaster
初入江湖
初入江湖
帖子: 470
注册时间: 2020年 12月 7日 08:05
来自: 神秘的东方
我的状态: 🎯
为圈友点赞: 80 次
被赞次数: 34 次
联系:

Re: 闲思乱想

帖子 BobMaster »

边 草 写了: 2021年 10月 24日 09:55 二十四,幼学如吃

近年来,家养宠物(猫、狗)的风气在大陆城市居民中已然盛行,我从网络新闻里看到,那些主人们会不定期为他们的宠物举行联谊活动,地点就在小区的街心公园里。这么时髦的事情大概同人的(某些)本性、受西方社会影响及居住条件改善有关。我觉得最主要的原因是后者。因为当整个社会处于半饥半饱状态加上人均几个平方的居住空间,我们那时谁有能力养宠物?那时不仅没有家猫家狗,而且多少年来有关猫狗的中文词汇贬义的居多,比如“疯狗”,“狗腿子”,“丧家犬”等。就连看到狗不小心落水了,有人还要鼓励人们去痛打而不肯伸出同情及怜悯之手。在那种文化熏陶长大,多少年来我对它们一直缺乏兴趣更不要说有什么“亲情”了。以致现在物质条件允许,街坊邻居不少家都养狗,我却从来没有这个心思,见到邻居遛狗,我也是敬而远之。某天在外走路,远处有狗看我走近后就朝我喊叫,我只顾自己朝前走。不料那个狗喊了几声后居然冲出他们地界,到了马路上跟着我。我本能地停下,转过头来,看它越来越近,我怕被咬,所以便抬起脚摆出防御的架势。岂知那刻它家男主人闻声已经出来,他不了解我对狗的心态,(不仅不想被咬,我也讨厌被舔。)见我抬脚像是要踢他的宝贝,所以便对我扯开了嗓门,结果搞得大家都不愉快。事后我把这个“事件”告诉了一个养狗的同事,她说下次再遇到这种情况,你要留心狗的尾巴,如果它左右来回摇摆,那么说明它是在向你邀宠、同你戏耍,它动作再怎么大都不会对你有任何危险,因为通常情况下狗性是善的。是吗?原来丘吉尔说的“狗仰望我们,猫小瞧我们”还真是这么回事呢?由于我自小以来一直没有同狗“打交道”的经历,所以对它们的某些基本习性都不了解。其实想一想也是,现在的家狗都有充足食粮,它们主动攻击人的可能很小。还有,我隔壁邻居家里没有养狗,可他家两岁半的小女孩一见到对门邻居带着一只比她还高大的狗出来遛时她就会去同它玩耍,这完全是因为狗在她的概念里没有任何邪恶的成分,而我呢,对狗们的“偏见”亦非与生俱来,但后天的文化和教育使然,让我闻狗肃然。我的思维已经成型,余生是很难纠正过来了,所以西谚里有“Instruction in youth is like engraving in stone”的说法。我知道有人从小就(被逼着)背唐诗,读《英语900句》,还有人干脆抱本英汉字典啃单词,因为他们的家长知道那“幼学如吃”的道理。东西吃下肚子就是你的,它们再也出不来了,不是吗?

10-23-2021

我和边君差不多,对这些宠物无太多兴趣,但是见识到挺多人喜欢养狗🐶和猫🐱的,总之就是因人而异。

思维已成定势,这是不是得来点强力的外在因素才会打破呢?😄
做个纯粹的人
头像
边 草
圈圈新人
圈圈新人
帖子: 35
注册时间: 2021年 2月 15日 00:23
为圈友点赞: 11 次
被赞次数: 36 次

Re: 闲思乱想

帖子 边 草 »

二十五,寻找水源

中国大陆东部几个大城市如广州、福州、杭州、上海分别在珠江、闽江、钱塘江、长江的入海口。世界上几个大国首都也都有一条闻名于世的河流如泰晤士河、塞纳河,莱茵河,台伯河等等。而地球上最早的几个文明也都孕育在大河旁,如尼罗河、恒河、幼发拉底河/底格里斯河及黄河等。这种现象的原因应该是显而易见的:淡水是动物生存的最基本的条件之一。

雅鲁藏布江是一条发源于青藏高原的国际河,它在西藏朝东,行经藏南地区后拐弯进入了印度阿萨姆邦,在那里被叫做布拉马普特拉河,经过孟加拉国之后改称贾木纳河,并和恒河相汇后,注入了印度洋的孟加拉湾。近年来印度坚决反对中国在雅鲁藏布江上建大坝蓄水发电,因为印度人认为,一旦中国墨脱水电站建成,它很有可能成为扼杀印度东北地区经济、民生的一个利器。出于人类社会资源共享原则,我认为一个上游国怎样开发利用一条流经多国的河流应该主动同下游国家商量,不能一家说了算。

当然,生活非洲草原上的动物就不必有这种顾虑。弱肉强食是它们最基本而且是唯一的法则。在那里,雨季结束后,地表上的水源越来越枯竭。那时鳄鱼们就把自己的身躯藏在那些逐渐干涸的“泥浆”里,而狮子们亦躲在附近的草丛里。它们知道周围那些食草动物一定要来喝水,水边就是它们最好的狩猎场。

那么那些靠吸血为生的双翅目蝇类怎么从自然界获得水分?正如进化论代表人物之一、英国科学家赫胥黎(Huxley)所说的那样: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只要还有生命,所有大型动物的五官部位如口鼻眼周围总会保持一种湿润,而这恰恰就是各种飞虫、蝇类的水源。

我曾经看到鸟在屋檐边仰着头等着那一滴一滴融化的雪水而对身边几尺厚的积雪无动于衷。事实上,很多动物真的只会“望洋兴叹”,因为它们的口腔无法形成负压,所以水源要么自上而下才能进入它们的口中,要么找到潮湿的表面用“舌头”去舔。狮子堪称万兽之王,可是对粘附在它们眼皮、鼻尖周围的飞蝇只能相安无事,实在不行了,也只能举起爪子驱赶一下而已。

前些年,我有时会在中午或者下午在公司附近的河边小径里跑步。有一天眼睛里飞进一只虫,我只得忍住掉头跑回办公室,用棉签把它取出。出于好奇,我再把那个Q-tip上的小黑点放到显微镜底下,想看一下究竟是什么样的神仙、大侠。好家伙,那一看把我吓住了。那只黑虫最前面一对大腿长得就像一副大锯刀,难怪它们在自然界逢山开路、遇河搭桥,所以不多时间能够把我的眼角膜给锉红了。事后我一直在想:虫为什么会朝我的眼睛里钻?

每年夏末秋初的早晚我都会在草地里花不少时间,那时常常会有虫子围着我飞来飞去,十分讨厌。我终于想到这大概同我干活时头顶冒汗有关。人体表面的汗珠对昆虫来说可能就是一个池塘。所以从今年开始我用一条大纱巾给自己做了一条头箍加“帽子”,这样汗一出来就被头巾吸掉。谁知道这效果奇特地好,因为这两个多月,我家前后院草地上的虫子好像绝迹了,再也没有东西围着我转了!

11-01-2021
头像
BobMaster
初入江湖
初入江湖
帖子: 470
注册时间: 2020年 12月 7日 08:05
来自: 神秘的东方
我的状态: 🎯
为圈友点赞: 80 次
被赞次数: 34 次
联系:

Re: 闲思乱想

帖子 BobMaster »

边君的叙事每次都这么棒,先介绍些前置知识,再结合实际。
你的方法很好,我也特别反感小虫虫在身边乱转,现在知道该如何处理了😄
:001(96):
做个纯粹的人
头像
边 草
圈圈新人
圈圈新人
帖子: 35
注册时间: 2021年 2月 15日 00:23
为圈友点赞: 11 次
被赞次数: 36 次

Re: 闲思乱想

帖子 边 草 »

二十六,诗无达诂

崔郊,中唐元和年间(806-820)的一个“秀才”。那时秀才也可以泛指读书人,所以很可能就一书生。

崔郊年少时寄居在嫁入大户的姑妈家,同姑妈的婢女生出恋情。后来姑妈家道中落,该婢女被转卖给当地一个官人于頔(di)。百度上则说頔于元和三年拜相,所以那个婢女算是入了侯门。

秀才看着自己的情人进入官宦人家,自己既无力相助,连进去探望一下的机会也不被允许。自知人间贫富机会不等,崔郊就天天在于公馆外面守候,希望出现什么奇迹。寒食节那天婢女随女主人出门扫墓,两人才得以邂逅,这让秀才不胜感慨。他一舒胸臆,把对情人的满腔思念及一肚子的怨恨化作一首七绝:“公子王孙逐后尘,绿珠垂泪滴罗巾。侯门一入深如海,从此萧郎是路人。”崔秀才这真是不平则鸣、一鸣惊人。后人编辑《唐诗三百首》时,小崔的七绝《赠婢》也得以跻身其中。当然,这不是因为他的爱情故事,而是对“侯门深如海”的那精炼的观察和总结。

上半阕是说富家公子哥儿可以肆无忌惮地追逐美貌,弱女子在权力和富贵的欺凌下只有暗自流泪的份。这里的“绿珠”典自西晋。富豪石崇有一个宠妾名叫绿珠,她“美尔艳,善吹笛”,皇亲孙秀依仗权势登门指名索取,被石崇拒绝。石因此被收入大狱,而绿珠则选择了跳楼自杀。下半阕中的“萧郎”是崔自谓,它也常常被用来泛指被女子所爱的男子。

据说于頔丞相后来读到了小崔的大作,便招崔郊来把自家的婢女带走,并赠予不少钱财成就了他们的姻缘。这当然是一段佳话,不过我也看到了事情的另外一面。

当他情满意足过上正常人的好日子后,崔秀才再也没有写出什么好文字来,这是否证明了孟夫子那“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的精辟?一般来说,安逸让人懒惰、颓废,而经历磨难方能让人有所成就。那么一个人究竟应该经受那种痛心疾首的折磨而后留下警示美言,还是人生一路都顺顺当当但也寂寂无名呢?不过,看起来一个人失恋时最好还是能够胡诌几句诗或者词。这不仅崔秀才一个例子,到了两百年后的宋朝,那个“小宋”、宋祁不也是因为他的《鹧鸪天》“画毂雕鞍狭路逢,一声肠断绣帘中”而打动了宋仁宗、失而复得后抱得美人归了吗?

11-11-2021
头像
边 草
圈圈新人
圈圈新人
帖子: 35
注册时间: 2021年 2月 15日 00:23
为圈友点赞: 11 次
被赞次数: 36 次

Re: 闲思乱想

帖子 边 草 »

二十七,问题不在温度计上

每年这个时候,美东电视新闻里总有专家提醒民众怎样把漏风的门窗堵上;怎样使用可编程温度调节器在白天家里没有人时,或者夜晚睡觉时调低室内温度以节省煤气账单。今年面临物价上涨,尤其是汽油比去年同时增加了百分之五十,分析师说今冬每户取暖费用平均将会比去年增加$300/500。今天我还第一次听到这么一个具体的数字:如果温度计每调低一度,那么账单就会省下百分之二。

让我假定美国人家庭冬天室内温度设定在74度,其每个月煤气单上取暖费用是500元,那么降低一度(到73度时)就可以省10元。如果把温度计设置在70度,那么就可以省下40元。想一想大概人们不会因为要省这几十块钱而改变他们的生活习惯。

那么什么是美国人的生活习惯?我曾经有一次因为特殊情况需要提前接小孩,推开学校大门后扑面而来的是一股热浪,让人不适。大概就是因为多年来一直使用便宜的能源,所以把一代一代的美国人培养成缺乏节能、环保的意识。如果在冬天室内也只是穿一件短袖单衫,室温都必须保持着74度以上,那么怎么来节约能源,减少排放,同时应付通货膨胀?
美国儿童生活方式同在大陆出生长大的我们这第一代美华所经受的童年有着巨大的差别。

中国陆地国土南方(最南是海南岛三亚/北纬18度)北方(最北是黑龙江漠河/53度)的分界线是以在32度上下的淮河来确定的。在过去多少年计划经济的年月里,“河”北各地城镇居民在冬天可以享受政府提供免费取暖的条件,而位于“河”南那半个中国的“南方人”则没有这种机会。这对两广两湖也许不那么紧要,而靠近淮河的如江苏、安徽、湖北一线则惨了。

我记得小时候冬天在学校上课时常常手冷得没有办法写字,要不停地用嘴来“呵气”。家里也很冷,钻被窝是一种折磨,因为被子里面同样冰冷彻骨。睡觉前脱下来的绒衣、棉衣等等都必须放在床边,这样隔天早晨起床后伸手就可以拿到马上穿起来才下床。因为在摄氏五度上下那种室温下离开被窝是没有可能着短衫裤再去找外套的。然后再遭遇水管结冰,没有水洗脸涮牙,等等。我记忆中有一年开春后脱去棉衣,那时整个人、双臂好像突然被松绑可以自由挥动了。

这种儿时留下的“创伤”让我后来时时刻刻都不敢把室温调节在“四季如春”的程度,好像那只是童话或者神话故事里才有的事情,寻常百姓哪能消受?

据说,家具连锁店“宜家”( IKEA)在纽约门店里有一款非常好销的羽绒被,货一到就卖完了。估计这同周围亚裔人口比较多有关。冬天晚上室温低一点,被子厚一点大概也已经成为远东地区来的移民的生活习惯,所以我冬天住进旅店对着那层薄薄的毯子心里总是有点发怵。除非把温度调至75度以上才不至于冻醒,否则怎么睡觉。这大概也就是冬天普通美国民居内部的实际状况。

所以,要让美国人动他们房子里的thermostat,那么先要鼓动大家冬天室内也要穿一件长袖套头绒衫,床上加一条厚一点的被子才行。

11-15-2021
头像
BobMaster
初入江湖
初入江湖
帖子: 470
注册时间: 2020年 12月 7日 08:05
来自: 神秘的东方
我的状态: 🎯
为圈友点赞: 80 次
被赞次数: 34 次
联系:

Re: 闲思乱想

帖子 BobMaster »

边君说的好,我家里人都有个观念,时候未到,就别穿这么厚的衣服,穿上就取不下来了,不然你到更冷的天怎么办?
在初中高中学过一些生物知识,知道人体都是存在适应能力的,所以面对寒冷我往往都会试着挺一挺,看能否接受。
某次早上出去吃早餐,看到一位60多岁的大爷穿着白衬衫晨练,反观自己还穿着睡衣、棉毛衣裤、外套,敬佩之感油然而生。
总之,我觉得人类应该多利用自己基因里强大的适应能力,而不是一味的用外在条件辅助自己。
(我听我老师说,在美国,室内温度常年维持在26度左右?)
做个纯粹的人
头像
边 草
圈圈新人
圈圈新人
帖子: 35
注册时间: 2021年 2月 15日 00:23
为圈友点赞: 11 次
被赞次数: 36 次

Re: 闲思乱想

帖子 边 草 »

二十八,鸟语

隔壁邻居后院有一丛约两人高的竹子,如今本地虽已入冬,但是竹叶依然青绿密实。周末黄昏时我在地边扫落叶,从竹丛里传出来的鸟鸣,短促,密集且连续不断,给我一种紧迫和压抑的感觉,完全没有春夏季节凌晨时树梢上鸟叫所带来的轻松和舒缓。

我不懂鸟语,仅从时间和季节上来看,我估计这两种鸟语包含的内容肯定不同。冬天黄昏时是一群鸟、几十只甚至上百只聚集在竹叶后面商量怎样迎接寒冬、如何“抱团取暖”;而大地回春、曙光初现时的鸟通常是单个行动,它们站在树头上叽叽喳喳很可能是在呼朋唤友、约着一起到什么地方去“大快朵颐”。我自己在冬至、夏至来临时的心境也完全不一样,因为客观情势所然。

那天扫完树叶回到屋里我继续在想那竹丛里的鸟们究竟在说些什么。或者,如果我是鸟,我会说什么?

“冬天到了,白天越来越短,而虫都进入冬眠状态,食物越来越难找了;晚间气温已经下降到摄氏零度左右,加上寒风吹得这些竹竿晃动不已,哪里还有一个安稳觉好睡?大家寒衣(羽毛)都准备得怎么样?这接下去几个月会很难熬的。唉,年年难过年年过,咬咬牙,过几个月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好吧,不多说了,晚安。”

想着想着我突然想起小时候在哪里看到过一则有人因为泄露鸟语而变成了石头的童话故事。随手在键入“鸟语、泄密,石头人”这几个字,想不到网上还真有相关条文。

有人说以前的小学课本上有一篇叫《猎人海力布》的故事,里面一个猎人因为救了龙王的儿子,小龙赠送给他一块宝石,放在嘴里就能听懂鸟语,但是警告他不能把鸟语内容告诉他人,否则自己会遭殃的。一天这猎人听鸟们说村里要爆发洪水,他不顾自己的安危把这件事告诉了村民,全村人因此幸免于难。可猎人他却因为泄露了天机而变成一块石头。

看来鸟不仅飞得高,看得远,而且鸟语里也确实包含一些实质性的内容呢。这么一想我就干脆输入bird language(鸟语),出来的结果让我受益匪浅。在许多国家都流传着鸟类有自己语言的故事,比如古希腊神话里就有一个叫特伊西亚斯(Tiresias)的盲人懂鸟语,还有一条说孔子的女婿公治长也懂鸟语。另外韩国民俗文学词典里也收有懂鸟语的故事。而《聊斋志异》里《鸟语》说有一个道士懂鸟语,能够预知即将发生的事情,县太爷闻之将其留在身边。不料道士秉性耿直,以鸟语为由直言县令为官贪腐而被赶出门。不过后来县大人真的丢了自己的乌纱帽了。等等。

看起来,古今中外围绕“鸟语”这个话题上主要还是寄托人类自己的理想,比如希望能够预知未来,警告做人不要贪,不要撒谎,要知恩图报,等等。至于人是否真的能够听懂鸟语倒已经不是实质和关键所在了。

回到我个人的经历上来,尽管神话、寓言,文学创作里把某人描述成具有这种特异功能,我个人不认为人类真的能够破译鸟语。但我觉得鸟的鸣叫声音一定包含只有鸟类自己懂的特定内容,这同自然界其他的动物园自己的交流方式一样。其实我们人类初始阶段也没有“语言”,充其量也不过是通过声带、喉头摩擦而产生的噪音罢了。但我也相信,通过聆听鸟语,从它们的音调、节奏和频率上大概还是可以区分鸟们所想要传递的信息属于哪一种类型。比如在天冷、天快黑时,鸟鸣同“吟唱”、“调情”肯定相去甚远。那么它们又是怎样(在竹丛里)度过这寒冬长夜的呢?

11-24-2021
回复

回到 “哲史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