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思乱想

哲学思想,历史探索,神话故事
回复
头像
边 草
圈圈新人
圈圈新人
帖子: 16
注册时间: 2021年 2月 15日 00:23
为圈友点赞: 5 次
被赞次数: 17 次

闲思乱想

帖子 边 草 »

原文首发在https://oldcoat.freeforums.net/thread/1048/

一,勒紧腰带新解

看到英语世界里也有人用tightening one's belt这个短语,它让我想到中文“勒紧裤腰带”这个歇后语。它是用来比喻节省开支或者忍受饥饿。在中国过去那“革命年代”里,勒紧腰带既可以是底层主动地向上级表忠心的方法,也是面对各种物质供应不足普通民众被迫采取的无奈措施。由于出生地点、年月的因素,我在中国时既没有经历过主动去勒紧腰带、也没有被动地忍受饥饿的岁月。当然,也没有经历过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想吃什么就吃什么的生活。倒是在海外,现在物质充裕,吃完咸的还要来一点甜的。尤其是最近这一年里,由于病毒在家上班,整天穿得都很宽松。殊不知正是这“宽松”,它同时让人在进食时失去了一种限制,无意间胃容量增加了,这一年多下来,体重已经增加!怎么控制体重呢?勒紧裤带啊。在家上班时也用一根皮带把自己的腰勒得紧紧的,这就人为消除或者延迟了饥饿感,或者在进食时,早早地就感觉到胃里已经胀了、满了,这样一来,勒紧裤带就是一个good thing了,不是吗?

二,蚯蚓真的是益虫?

我记得在《十万个为什么》里面有“蚯蚓是益虫”的介绍。《十万个为什么》是找不到了,可是我现在可以“百度”。百度说,蚯蚓被称为“生态系统工程师”,通过取食、消化、排泄和掘穴等活动在其体内外形成众多的反应圈,从而对生态系统的生物、化学和物理过程产生影响,在生态系统中既是消费者、分解者,又是调节者。 蚯蚓每天吞食大量的泥土,将泥土中的腐叶和很小的生物吸收,然后将泥土排泄出来,使土壤变得疏松肥沃,十分有利于农作物的生长。我的问题是,如果蚯蚓真的具有这样的功能,那么美国住房的草坪里是最需要蚯蚓的。不像种庄稼每个季节到来之前都要重新犁一遍地,草坪一旦种上草,它就没有可能人为松土。经年累月之后,草地越来越硬实,草根越来越浅,草也就越长越弱。这些年来我在补草时,几乎从来没有看到草坪底下的土里有蚯蚓。那么蚯蚓究竟生活在怎样的土里呢?据我有限的观察,我发现它们喜欢生活在本来就比较松的菜地里,或者是墙角,地砖缝里。我想,它们的生活环境当然离不开土,不过它们也更愿意生活在土和空气的交界处。它们并不是天生的“生物工程师”,草坪底下的土比较实,蚯蚓手里没有金刚钻,它们干不动在瓷器上打洞的累活。

三,拣垃圾

我家门前有一棵一人多高作为庭院景观之用的小松树,它的四周铺得是鹅卵石,多年来松针落在石缝里已经把石头盖得严严实实,有碍观瞻。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处理这个问题的,我就用最原始的办法,把树根周围的石子连同松针统统刨起来放到车道上,然后用耙子把石头从松针分离开来。石子倒会树根处,松针当作有机垃圾倒到地边的沟旁让它自然腐烂。我重复地扒拉石子,再把石子扔到松树底下的动作同分拣垃圾很像。这让我想起过去城市里有人以捡垃圾为生的情况。我记得自己teen的时候,常常看到有同龄孩子下午放学后背着一个筐,在居民区的垃圾桶里扒拉可以回收的垃圾,比如纸盒,塑料制品,木块等等。我还记得那些孩子通常会带一顶草帽,他/她们不会同正在玩耍的孩子有eye contact,只是自己从一个居民区走到另外一个居民区,从一个垃圾箱找到另外一个垃圾箱。上个周末我想到那个场景时心里突然觉得很酸楚,我觉得那些孩子,小小年纪走街串巷捡垃圾,那对他们的心理会带来怎样一种创伤和损害?那对一个孩子的自尊心会产生怎样的负面作用?我现在真的想象不出。酸楚之余,我也后悔那时我没有心力和能力帮助那些孩子。我想象,如果今天我身处同样的情景,我会给那些孩子一个hug,我会说,让我帮你一下好吗?

四, 有奖接种疫苗

前不久,纽约州长宣布,从即日起,所有州民在登记接种疫苗的同时将免费获得一张价值两百元左右的洋基体育馆(Yankee Stadium)球赛入场券。之后,中部俄亥俄州宣布,按接种卡片号码抽奖,奖金一百万。今天新闻里说,新泽西州将按照号码随机挑选,选中者会到州长官邸出席晚宴。我个人认为,俄亥俄州的奖励最直接,效果最好,而新泽西则最差。说它差有两个原因。其一,在已经超过一半民众接受疫苗接种后,剩下的美国人一般都是政治、文化方面比较保守的。而新泽西是深蓝州、州长是民主党人,那么同州长共进午餐根本就不是什么有吸引力的事情。其二,就算中奖者本人在意识形态上比较温和,我们怎么能够保证他/她就有式样颜色风格啥的合适衣着?如果没有,他们怎么办?花一笔钱去置装吗?这就像是一个富豪从南洋归来,给本家那些生活还比较拮据的穷亲戚们送一对象牙筷子所造成的消极效果那样。象牙筷不能跟粗瓷大碗搭配;买了景德镇官窑烧出的镀金汤盅,发觉家里还缺红木餐桌。等餐厅配置完后,发现房子太旧,街区太破,等等等等。所以,同州长共进晚餐?我看还是算了吧!

五,宁跟要饭的妈

今年开春以来街区周围野鹿的数量比去年少很多,要么是去冬猎鹿季节被扑杀了,要么是鹿群发现有新的觅食地点。正在思量时,这几天偶尔看见个把只鹿在后院逗留。鹿是群体动物,一个群差不多总有十多个鹿。昨天下午提水浇一棵去年新种的果树,走近地边,只见一个成年鹿嗖地一下窜走了,再一看,那里有一只生下来没有几天的幼鹿,它身体盘着,见人来也不动一下。再仔细看,它的眼睛也闭上了。根据经验我知道它病了,而且病得不轻。几年前发生过同样的事情:一只小鹿就是那样死在我家后院,隔天就剩下头,腿和一副骨架,再过几天,所有带皮带肉的部位统统被其他食肉禽啃/叼走,最后是我把骨架扔到ditch才结束。今天我仍然没有看见鹿群而只是一个(母)鹿在后院,我想去看看那只小鹿的情况,结果没有看见。我想它肯定是挪了位置,在灌木比较深的哪个角落里躺着,否则那个母鹿就不会滞留在那里。动物同人不一样,鹿妈无法把孩子抱起来,或者背着走。一旦脱离的娘胎,you’re on your own (feet, literally)。不管是什么原因,幼鹿不能行动了,母鹿会在附近守着,一直到孩子的最后一刻。所以,当一个母鹿在某个地块徘徊,那么附近一定有她的后代。“父爱如山”总不如娘亲的十月怀胎,这是由动物的生物性特点来决定的。

5-27-2021
头像
BobMaster
初入江湖
初入江湖
帖子: 240
注册时间: 2020年 12月 7日 08:05
来自: 神秘的东方
我的状态: 🎯
为圈友点赞: 52 次
被赞次数: 19 次
联系:

Re: 闲思乱想

帖子 BobMaster »

今天去接了一针新冠疫苗(CHO细胞),未来还要补两针
我采撷晨间的露水❀ 将它轻轻挂在草尖,为的是,你一醒来
凡事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因它在传递你心间的声音
绵绵不绝,遂相印于心
头像
边 草
圈圈新人
圈圈新人
帖子: 16
注册时间: 2021年 2月 15日 00:23
为圈友点赞: 5 次
被赞次数: 17 次

Re: 闲思乱想

帖子 边 草 »

六,一胎还是多胎?

很多年前“宝马”(BMW)在本地举办该公司未来几代新款、新车型的观摩活动,我也收到一份请帖。虽然本人没有想过要买宝马,不过这不妨碍去展示厅去看看热闹。据那里工作人员说,这些新款车都是手工打造的“唯一版”(prototype),看完后观看者必须回答一份问卷,并且签署保密协议,不得向外界透露任何细节。作为回报,每人将收到一张75美元现金支票。快二十年了,我现在还记住的一个细节是某型车的天窗分左右两个,驾驶员和乘客可以单独控制自己头上的那个窗子。因为一直没有购买、关心过宝马,所以到现在为止我都不知道那个设计是否兑现?后来我一直有点纳闷,宝马怎么会邀请我、要听我的意见?唯一的解释可能是那年我刚刚买了一辆新车,名单被他们收集去了。或者宝马公司认为,那年买那款新车的人,接下来很可能会升级换代买宝马。这里我只能说一声对不起,我让“宝马”失望了。前几天中国政府宣布允许一个家庭可以生三胎,消息传开不少人哑然。2016年放开“二胎”政策后中国并没有扭转出生率下降的趋势,那么现在允许三胎是否有效?在我看来当今中国那些“肉食者”们同古代提倡“何不食肉糜”的君主长着同样的脑袋。如今年轻夫妇不敢放开生孩子并不是政策原因,而是生不起。就像“改开”后这几十年到了海外的中国人,一般家庭选择生两个孩子,但生一个的家庭也很普遍。因为生了后要养、要教,自己还要工作,又没有双方父母做后盾,谁敢放开手脚生五个、六个孩子的?就像我不买宝马不是因为宝马车限购或者没有购买力,而且其他。

七,你爬梯(聚会)时轻松吗?

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看美剧时最让我有感触是老美“party”时的那种氛围。且不说场景灯红酒绿,人物衣冠楚楚,就看那些参与者来回穿梭走动、见到谁都能够谈笑风生的那种能力就让我汗颜。我从小就不善到邻居家去串门,而我姐家里坐不住,晚饭后东家、西邻走个不停,过年时更是如此。大了以后我知道,她属于外向性格,不怕同人打交道。这些年在国外参加过公司的年终聚会,那基本是坐在桌子旁,既不到前台发言,也不会到舞池滑脚。旁边坐的要么是关系比较近的老中,要么是同组的老美。到老板家去聚过一次,没有固定座位,这就得不断走动、同人说话。我不关心球赛,所以对“sports”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我看新闻,但是党派政治话题不能谈。在那种情况下最轻松的是某西人对外国文化有一种敏锐或者关心,那样我还能利用一下“中国元素”的优势,但也无法聊几个小时的天。上个月8号的NBC的SNL节目里有一个片段,里面就美国人爬梯时另外一种不为外人所熟悉的心境嘲讽了一下。原来他们表面上的轻松其实掩盖着内心的某种挣扎:别人同自己聊天的口气就像老朋友一样,可是自己不记得过去曾经遇到或者认识他/她。那时自己既不能太冷淡也不能太热情,只有等到时机来了可以转身时才能喘口气。原来如此,美国人也并不是人人都能够爬梯的。就是嘛,我想我一直是不热衷聚会的——哪怕中文环境也不行。

6-6-2021
头像
BobMaster
初入江湖
初入江湖
帖子: 240
注册时间: 2020年 12月 7日 08:05
来自: 神秘的东方
我的状态: 🎯
为圈友点赞: 52 次
被赞次数: 19 次
联系:

Re: 闲思乱想

帖子 BobMaster »

感谢边君分享

6.
而且很多人现在图个清净,一天忙完了,结果回家还要带孩子,整个人的独处时间都没了,想想也是挺累的
(看看未来政策有什么变化吧,现在社会很卷,消耗了太多人的精力了)

7.
我一般参加聚会不怎么主动去说话吧,一般都是别人找我聊天我才与人交谈一会儿。主要是觉得有些话题实在是没意思,给我很空洞的感觉,然后无所事事,看着别人玩,脑中胡思乱想起来
:47:
我采撷晨间的露水❀ 将它轻轻挂在草尖,为的是,你一醒来
凡事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因它在传递你心间的声音
绵绵不绝,遂相印于心
头像
边 草
圈圈新人
圈圈新人
帖子: 16
注册时间: 2021年 2月 15日 00:23
为圈友点赞: 5 次
被赞次数: 17 次

Re: 闲思乱想

帖子 边 草 »

八,你躺不躺?

同十多年前相比,如今论坛式微已成趋势,但我不愿改换门庭,拒“推”(特)、不(脸)“书”,这是因为我没有那种需要通过“面书”来保持联系的朋友,我也怀疑在“推特”里写几行字有任何意义,不过这不代表我能够远离社交媒体,因为那里发生的某种现象具有新闻价值后,主流媒体会把它们搬过来,比如这几天那个“#trumppants”成为一个热门的“meme”。问题来了,什么是米米啊?顾兄回答说它是一种“思想、行为或风格、通过模仿在人与人之间传播,通常带有代表特定现象或主题的象征意义”。哦,是这样。那么最近流行的“躺平”、“内卷”大概也可以是中文世界的一个“meme”了。我承认自己愚顽不灵。当刚看到躺平时,我想到可能同“躺倒不干”有关,可是“内卷”是卷什么就不得要领。我本来是准备同这些“时尚”保持距离的,但是读《纽约时报》时,发现那里也开始谈论中文这些“米米”时我就无法继续淡定了。“内卷” 用于形容某个领域中发生了过度的竞争,导致人们进入了互相倾轧、内耗的状态。比如像国内大学录取,大城市房价方面形成的恶性竞争。那么躺平呢?唉,我也懒的再去查了,今天同国内朋友联系时随口一问,不想他给了我最新、最全面的解释:“躺平是一种网络流行词,指无论对方做出什么反应,你内心都毫无波澜,对此不会有任何反应或者反抗,表示顺从心理。躺平看似是妥协、放弃,但其实是“向下突破天花板”,选择最无所作为的方式反叛裹挟。年轻人选择躺平,就是选择走向边缘,超脱于加班、升职、挣钱、买房的主流路径之外,用自己的方式消解外在环境对个体的规训。”仔细一想这个新生词倒是蛮好用的。当自己无力对抗现实时,被动、放弃都是用一种消极的态度来保护自己。比如职场升迁无望时,就不要再早来晚走;面对“华盛顿”的乱象,掉转头不再关注就行了。买不起德国“宝马”,那就开南朝鲜“现代”(Hyundai)好了。

九,争当网红

最近中国西双版纳野象出走森林而成为世界新闻。这是某个象群孤立、偶然的行为还是同全球气候变化、自然环境改变、食物短缺等有关?如果是后者,那么就使得整个事件多了很多不确定因素而让人类担心。不过我从新闻里获得了另外一些有意思的知识。一,野象会“记仇”。根据研究,大象记忆力持久,不仅能记住伤害自己的人,也能记住伤害象群成员的事件。动用麻醉枪,象群成员很可能会觉得自己受到了伤害,为此埋下之后的人象冲突。一旦被大象记仇,几个月、十几年、二十年后复仇都不晚。二,和人一样,从简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一些象开始对农作物产生依赖,把农田农地当成新的栖息地。它们尝过了苞谷、玉米,芒果、菠萝,甚至翻食村民家里的食盐,这样一来象们就更不想回到原来而言相对“贫瘠”得多的森林。三,野象躯体硕大,人类无法与之对抗,但是它们怕辣,怕蜂,非洲人发明使用这两种办法来驱赶大象。四,野象对水源的敏感度非常高,这次有人甚至看到它们用鼻子来拧水龙头,所以专家建议在远离居住区的地方建蓄水池从而把它们引开。不过,当拍视频成为一种新的生财致富手段时,野象流窜让动物成为“网红”,这也吸引了网民将逐象此作为赚流量的机会。几个星期来网络上产生了不少即时、另类的“主播”,这倒是我前不久在说说“网红”现象时所没有预计到的事情。

6-8-2021
回复

在线用户

正浏览此版面之用户: 和 0 访客